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二十八章 六个人

第二十八章 六个人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门口走来两个年轻男人,他们笑眯眯的冲着庄岩打招呼,看见林泽愣神的样子,其中一人还带着关切的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林泽咽了咽口水,不说那长得和西覃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另外一个和王小旭画中几乎神似的人也让林泽心一惊。

    “他应该是被吓到了,”庄岩这番话在林泽耳里就是似笑非笑的语气,他沉默的低下头没吭声,那个长相柔和的男人略显担心的看了林泽一会,直到林泽无奈的抬起头看着他笑,男人才像放心似得抿起一抹安心的笑。

    盯着青年走上楼梯的背影,庄岩的话就像是在林泽耳边,“余裕是你带过来的,肯定对你要关心一点。”

    这话算是解释了那个高高壮壮的男人突如其来陌生的关心,可是林泽背上却冒出了一层的冷汗,他不受控制的抖了抖手指,“是吗,怎么,那个墓地让两个人去看守,不是一般都是一个人的吗?”

    庄岩淡淡笑了笑,眼角边也泛起一抹愉悦的线条,“自从你和西覃一起去看守墓地后,我觉得两个人看墓地似乎更加令人放心一点。后天应该就到你和余裕去看墓地了,要提前做好准备哦。”

    林泽僵硬的挂起一张笑脸,任何人都觉得难看的笑脸却让庄岩难得的笑了起来,“先上去睡会吧,那些躯干我和穆路会搞定的。”

    这明显偏心的话让一旁的穆路瞬间提出反对意见,可是林泽现在脸色极其苍白的样子也逼得穆路不得不妥协,“算了,你这幅病秧子的样子,赶紧上去吧。”

    林泽呆呆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突然指着穆路鼓鼓的裤腰说道,“我弟弟的画是不是在你那儿?”

    穆路愣了一下,从裤子里抽出几张图画纸,“我从你那儿拿了几张纸擦屁股的。”

    那几张纸上面居然真的没有一点被人画过的痕迹,林泽睁大眼睛,片刻后抬起头又是一副虚弱的样子,他没敢看穆路身后那恐怖的怪东西,磨磨蹭蹭的上了楼,背后那如芒在背的感觉直到他关上房门后才消失。

    房间里哪还有那些恐怖的血迹,林泽默默靠在门口,站了一会,才转过头偷偷摸摸的凑到房门口的猫眼,底下庄岩正在和穆路说着什么,穆路情绪看上去挺激动,只不过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庄岩转了转头,黑漆漆的眼珠直勾勾的看了过来,嘴边甚至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林泽赶紧转回视线,正好对上了那被油画遮盖住的罐子,里面称着黑水,林泽不确定这水到底能不能打开,他看了看凌乱的,明显被人翻过的桌子又看看那古怪的罐子,最后只好抱着罐子跑到了楼下。

    穆路应该是已经上了楼,底下就庄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影碟。

    庄岩被他这风风火火的动作也弄的一愣,他侧了侧头,“这是干嘛?”

    “这东西我解决不了,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把这小东西给弄走吗?”诚恳的语气让庄岩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他抿紧嘴唇,“你把这罐子埋了吧。”

    “这小鬼聪明的很,这罐子当初只是寄居的一个地方,现在他人都已经出来了,怎么可能还在乎这罐子呢,你随便处理吧。”萝莉显然更加了解情况,看见林泽踌躇不定的模样,忍不住提醒道,“已经缠上你了,你就不要那么犹豫了。”

    林泽心里一想觉得也是,扫了一眼庄岩看的碟片,顿时一愣,“这碟片不是昨天看过的那个?”后来的情节被穆路吓得关掉了,林泽看着影片中熟悉的高大外国男人,不确定的想,庄岩这是在看后续?

    庄岩看他一眼,没说话,林泽讪讪笑了笑,厚脸皮的坐了下来,跟着看了会,影碟里那外国男人先是用外语说了一大堆话,林泽英语还没好到能够听懂这么快速的语言,只好坐在沙发上,把那罐子放在了红漆木桌底下。

    那外国男人在兴奋的说完后露出一个近乎夸张的笑容,然后他拉开了帘子后面那些他所谓的私藏品,如果不是林泽忍不住呕吐的感觉,林泽相信自己最后一定能看见影片的大结局。

    或许是这次的带子挺短,等林泽从厕所回来的时候,庄岩已经关掉电视,手里捧着一本笔记。

    “最后是什么情况?”林泽想起那两坨诡异的在那老外后面移动肉团,浓烈的恶心感又慢慢从胸腔泛了出来。

    “那外国人没死。”知道林泽想要的是什么答案,庄岩合上笔记本,淡淡笑道:“那家伙手法那么专业,如果真没两下,你以为他能活到现在?”

    林泽愣了下,看向了电视机旁那些堆满的影碟,最上面一张透明的影碟上面清晰的写着三,或许下一张就标记着四?

    林泽抱起那罐子上了楼,这时候他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来底下是干什么,等到回到房间坐在床上的时候,林泽突然想起来,他又把这东西带回来了。

    “那小鬼,我看得出来对你并没有恶意,你好好待满八天,任务就结束了。”萝莉音适时的响起,“刚刚那影碟我也看了,真是够残忍的,不过那些影碟放在那里肯定是有原因的,你有时间也抽空看看里面的内容。”

    想起那被影碟引出来的那只喊着“爸爸”的小鬼,林泽就表示接受无能,“还能有什么关系,总不能是这房子以前的主人就是影碟里的杀人狂吧,”话没说完,林泽就是一呆。

    他记得影碟放到后面刚刚拉上帘子后隐约出现了一个窗户,那窗户里正好可以看见树立着的墓碑,正好和这个房子的结构是相同的,如果不是因为被影碟里那些刷满粉色的墙壁刺瞎眼的话,林泽的反应应该会更快一点。

    “恭喜宿主,成功解锁必须完成的任务,之房屋里的连环杀人案,任务奖励随机。”000适当的出现,“宿主,必须完成的任务极其难得,请宿主好好珍惜。”

    萝莉音慢慢从角落冒出一个声音,“你真会立flag。”说的是林泽。

    林泽满脸血的听着这已经很久没有响起的系统声音,他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脑子里只有萝莉这一个不明生物,估计是被洗脑久了。

    回忆着那墓碑的位置,林泽把头探出窗户外面,默默数着是第几个房间,后来林泽失望的缩了回去,“怎么回事,我看没一个房间和那影碟里相同。”

    萝莉音提醒道,“别忘了,刚刚余裕和西覃从哪里回来的,那地方也是墓地吧?”

    “不是。”林泽机械式的拒绝,他实在是不想去那墓地,特别是想到王小旭画的画,虽然没把他给画上去,可是总是感觉怪怪的。

    “呃,记得庄岩说过那地方发生过什么吗?”萝莉突然憋出这么一句话,林泽一下子回忆过来,瘫倒在床上不想动弹,“那种变态杀人狂曾经待过的地方,会不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不去,不只会有可怕事情发生,关小黑屋等等随机概率极大的事都有可能出现。毕竟所谓的必须完成的任务也是很小几率才会出现的,你都给碰上了,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