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二十七章 油画

第二十七章 油画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或许是庄岩盯着那副画看的目光或许炙热,林泽在一愣神间问道,“这幅画你喜欢?”

    穆路撇了撇嘴,“这么抽象的画也不知道是谁画的。”

    庄岩动了动身体,突然坐起身走了几步,把那副一直挂着的油画掀了开来,里面居然有一个小小的用罐子装着的婴儿身体,小小的,就那么蜷缩在一块,可怜巴巴的。

    林泽浑身发麻,想起自己那么多天居然是跟一个尸体呆在一块,就觉得哪儿都不舒服,凑过去盯着那婴儿胖乎乎的身子看了看,“谁把这东西拿到我房子里的。”

    庄岩抬起头,意味不明的看了林泽一眼,“估计是有人想要你身上的气运来助这小孩复活。”

    “怪不得我刚刚看见你的时候还一直觉得有人在盯着我们两个,原来是这个小鬼。”穆路用手指了指那个透明罐子里装着的小孩,那双葡萄似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看,那张看上去似乎单纯童真的脸颊莫名的让林泽害怕。

    林泽想起胡暮身后消失的旗袍女鬼,顿时沉默下来,“那有什么办法能把这小孩弄走投胎吗?”

    庄岩先是看了那罐子一会,片刻后才回应道,“这小孩估计是吸收了你不少的气运,居然真的有了一点生命的迹象,看来现在想让他安心的去投胎并不是那么容易了。”

    林泽叹口气,掏出怀里的一张黑色符纸贴在那罐子上,庄岩也被林泽这突然的动作给弄的一愣,那黑色符纸一贴上那罐子,原本似乎已经沉睡的小孩顿时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

    那么恐怖至极的声音简直让人不寒而栗,不过那血一般睁大的眸子似乎因为罐子太过紧实,只能够迷茫的四处扫动,林泽站在穆路身后,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那小孩从不甘心到平静,最后居然望向林泽的方向呢喃的叫了一声,“爸爸。”

    林泽不确定的想,这小孩似乎是在喊自己,不过很快的这声音不只是刺到了他们的耳膜,房门外,一声声像是被指甲挠过的声音慢慢传到他们耳边,“救救我吧,呜呜。”是哭声,林泽警备的盯着那不太严实的房门看,有些担心什么时候,这房门会承受不住的提前报废。

    庄岩走到门边,翻手几张符纸就贴在了门上,咬破手指在那符纸上写写画画,那小鬼的声音随着他动作越来越弱,最后甚至都听不见叫喊声了。

    “我已经画了几张咒语,这小鬼一时半刻应该不会进来了。”

    这个时候离天亮已经不远了,这句话明显有着安抚人心的能力,林泽躺在床上,想起之前王小旭画的那副墓地的画,两个人手拉着手站在墓碑前,浑身是血,白色的墓碑都被沾染上了那艳丽的颜色。

    眯起眼,林泽默默回忆起那副画中的人,很快他睁开眼,他知道为什么他第一眼见到西覃觉得他长得眼熟了,分明就是王小旭画中的角色。

    那被剥的人皮还挂在那斑邱身上被它带走了,林泽猛然想到一件极其恐怖的事,“那被剥皮后剩下的躯干到哪里了?”

    穆路抽了抽嘴角,一副很恶心的样子,“你打开这么多扇门没看见过?”

    “看见什么?”林泽挑挑眉,胡暮那间房他是去过了,没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那躯干全都被堆在了李锐那间房,算了,不说了,真是够让人害怕的。”

    穆路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有些夸张,林泽想起他说的所谓把人给剥皮的说法,并不觉得一个能够轻易把人解剖的人会有害怕这一情绪。

    或许是林泽的沉默代表的意思过于明显,穆路在一瞬间的尴尬后慢慢变回了原来淡定的样子,“哎,到时候搬尸体也要废不少功夫了。”

    林泽嘴边动了动,挂着一抹略显僵硬的笑容,门上贴着的符纸似乎已经隔绝了一切,林泽突然想起那个白衣女孩和胡暮来,“胡暮和他未婚妻应该还在这房子里吧。”

    庄岩正坐在椅子上看那些王小旭从家里带过来的图画本,听见这话,居然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片刻后用一种极其奇怪的眼神看向林泽,“胡暮?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人。”

    即使庄岩脸上的情绪表露的不太明显,林泽也确定的知道他嘴边的是一抹嘲讽,穆路不太了解情况的站在一边,听见庄岩的回答也是愣愣的盯着林泽看,“你别是被这些事吓到了吧,我进这别墅的时候,也到处找了找,除了李锐那个女人,从来没见过第二个人了。”

    林泽抿紧嘴唇,直到嘴唇都发白后,他才忍着颤抖的声线说道,“是吗,或许是我脑子一时抽了。”

    脸色苍白无力,林泽心中弥漫的恐惧已经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这栋房子里除了他,最了解情况的就是西覃,可是那个人已经被剥皮了。

    “你别担心,我跟你在一块这么久确定有那些人的存在,只不过或许是这个世界的设定,所有不被允许出现的人都会在那些NPC脑海里消除,所以你现在当他们没存在过就行了。”萝莉音一本正经的道,还带着些许安慰的意思。

    林泽喘口气,躺在床上,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发呆,很快眼前一阵模糊,他僵硬的看着那原本待在罐子里不能出来的稚童,就这么趴在天花板上笑嘻嘻的盯着他看,眼睛里是玩弄的意味。

    林泽四肢僵硬,动都不能动,只有大脑一片清明,知道发生了什么,片刻后耳边传来穆路的声音,很吵,一直不断地在林泽耳边说着话,等林泽发觉自己终于能动弹的时候,那个小鬼已经消失了。

    林泽抬起头,瞳孔猛的缩成针孔,穆路身后一个被剥了皮的,分不清是女人还是男人的鬼魂就这么缠在穆路身后,察觉到林泽直勾勾看过来的视线,居然就这么直接和林泽对视。

    林泽嘴角生硬的挂起笑容,眼珠像是玩偶一样不能转动似得,移动着自己的头,试图把和那只恐怖的鬼魂交合的视线转移。

    “怎么了,一看见我就像是被吓到了。”穆路似笑非笑的抱着胳膊站在床前。

    林泽想起那只小鬼,立刻转头,罐子里已经化成一摊黑水了,估计是已经投胎去了。

    “一般怨气重的小鬼才会被装在那种罐子里,化成黑水代表那小鬼执念还未消。”庄岩看向林泽的眼神很莫名,“他下辈子投胎还会来找当初执着的人。”

    林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不敢想象如果某一天自己小孩突然睁开眼,咧开那抹和那小鬼同样的弧度,喊他叫“爸爸”时,他的心情。

    林泽低着头看自己的球鞋,天早就亮了,鸡鸣来的格外缓慢,等把符纸撕掉的时候,门上那些可以穿透一切的指甲印显得有些可笑。

    等下楼的时候,林泽意外的发现所有的血迹都消失了,就像是这个房子自己吸收了这么多的血液一般,光是联想已经让人头皮发麻。

    就在林泽坐在桌子上的时候,裴云石正满脸憔悴的走了进来,那双笔直的双腿处全是血迹,脸上也带着点点血迹,不过嘴边依旧挂着淡然的笑容。

    林泽直直的盯着他看,果然裴云石的下一句话是,“他们人呢?”看的是庄岩,似乎对庄岩这个人很是放心的样子。

    “他们两个去另外一个墓地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庄岩挑挑眉,脸上是极为悠闲的轻松。

    裴云石对这话并没有一点怀疑,转了转头,“大旭,你要好好的待在这里,不要再让你妈失望了。”说话间,裴云石眉头皱的很深,一点没有当初所谓的和蔼,反而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别再想去什么Z市了,那地方可从来教不会你怎么做人。”语气竟然意外的严厉。

    林泽从来到现在,裴云石都从来没用这幅口气和他说话,突然之间这么奇怪,既然恍惚让林泽有一种此人非鄙人的错位感。

    “我上去了。”裴云石吃力的揉揉眉心,把眉间都掐出一道青紫色的痕迹,格外吓人。

    林泽愣愣的看着裴云石一步步走上楼,居然走的是胡暮的房间,他这种错位感在那两个所谓的同伴出现时得到了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