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二十六章 影碟

第二十六章 影碟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那血淋淋的伤口就暴露在他们眼前,林泽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画面里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颊,是一个外国人,不过中文说的很流利。

    林泽嘴唇有些干燥,他说不出来在这游戏里面居然还会看见熟人的感觉,法语老师,这男人和他的法语老师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画面里那男人兴奋又令人害怕的眼神实在是让人陌生。

    小男孩闭着眼,估计是已经疼晕过去,那男人翻动着男孩的身体,直到确认他不会醒来后,才索然无味的坐在床头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居然是想等到男孩有意识在动手。

    突然男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直直的盯着摄像头,林泽张大嘴巴,不是为男人咧开的恐怖弧度,而是那身后的小男孩路上慢慢睁开了眼,也跟着直直的看了过来,眼底满满的都是憎恨,就像是镜头外面还有一个人,他正拿着摄像头进行拍摄似得。

    穆路手一抖,把VC给关了,然后转头看向了庄岩,“老大,你说这VC放在这里是不是故意的啊,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庄岩脸色比穆路淡定多了,嘴边竟然还奇异的抿起一道弧度,“该来的总是躲避不了的。”

    林泽还没能理解这话说的什么意思,一阵敲门声就“咚咚咚”的响起,夹带着一个小孩稚嫩的呼喊,“快开门啊,救救我,快救救我。”

    这声音意外的熟悉,林泽很快想起来这是影碟里面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只是这时候听起来格外的渗人。

    庄岩还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电视机,仿佛那里面也会跑出来一个怪物。

    林泽脑海里的萝莉这时候倒是不急不躁的响起,“那小孩怨气重,大概已经害了不少人了,待会找时间把符纸贴上去就行了,这小鬼比那斑邱好搞定。”

    话音刚落,那敲门声更加急躁了,“快开门啊,爸爸,爸爸要追上来了。”

    月光借着屋顶的窗户撒了一片,林泽盯着那看上去不太严实的大门看了又看,“这大门能坚持到天亮吗?”

    这话说的有趣,庄岩抿起一抹笑容,“赶紧躲起来,这小鬼恐怕没那么容易对付。”

    和萝莉说的不太一样,林泽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穆路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到了楼上,这下鞋子也沾满了血渍。

    “咚咚咚”的上楼声无比清晰,那小孩估计也是听见房子里有人了,叫唤已经渐渐沙哑,紧接着是恶毒的咒骂,“等着我来找你吧。”

    林泽紧紧跟着穆路,二楼的走廊里全都是血,林泽顾不了那么多,随便开了一扇门,应该是许牧原来的房间,没有被剥皮的痕迹,血从门外渐渐渗到了门内,林泽扫了一眼这么点大的地方,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赶紧又重新推开门,随便找了一间房间进去,居然是他自己的房子,那穆路和庄岩也站在里面,他们正看着桌子上的东西,见林泽进来了,庄岩倒是很淡定,穆路则是慢慢的将抽屉里的东西收了起来。

    一瞬间,林泽想起来那抽屉里只有王小旭画的画,而庄岩和穆路的神情都极其古怪,像是看见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预言者?”穆路喃喃自语了一句,看见林泽撇向他,朝他笑笑,也没说什么其他的。

    画已经全被穆路收到怀里,门外传来一声声清晰的对话声。说是对话,不如说是一个人的自导自演,林泽自始至终都只听见一个鬼的声音。

    门吱哑一声响了,好像真的有人给它开了门似得,然后接着是一声声急促的喘息声,和惊魂未定的浅浅呼吸。

    “谢谢你,放我进来,你真是一个好人。”声音还带着大喘气,即使这样依旧可以听出来,主人的情绪非常激动。

    “我不会打扰太长时间的,等我…走了之后,我就走。”声音唯唯诺诺的,实在是听不出来刚刚那么大嗓门是谁喊的。

    庄岩脸色顿时变差了,林泽惊愕的蹙眉,他没听见什么值得担心的话啊。

    穆路脸色也不太好看,林泽看着他们脸上五颜六色的调色板,一时间,突然觉得他们担心的不是那个小鬼说的话,而是那个林泽根本听不见声音和动作的人这时候所说的话。

    果然,那小鬼声音陡然变得尖锐和讽刺起来,“哦,我知道了,”也不知听见了什么,居然就这么在大厅里开始呼喊,“王大旭,王大旭。”

    重复不停的喊叫简直让人头疼,林泽也是头一次见到有这种操作的。

    “还记得刚刚斑邱说了什么吗?”庄岩沉默一会,突然道。

    林泽点点头,“他说电话里有人让他喊我名字,还说告诉了他我在的位置。”抽了抽嘴角,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令人嫉恨的地方。

    “刚刚影碟是我们三个人同时看的,这小鬼的怨气重,恐怕不会轻易放过,那楼下那个人估计是针对你的,还记得电话里说了些什么?”穆路一边分析,一边满怀期待的看着林泽。

    林泽摇摇头,“那电话里只是自顾自的笑,没有说任何的话。”

    穆路失望的叹口气,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忧愁,“这怎么办?”看向庄岩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林泽跟着看了过去,庄岩先是一愣,然后是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虽然影碟是我们三个同时看的,但是你应该是第一个接到他电话的人,他已经选定你为替身了。”

    林泽皱着眉头,坐倒在床尾,他目光游离,有些不在状态,眼神却看向穆路鼓鼓囊囊的怀里,那里面有王小旭画的画,依照林泽对王小旭画画的尿性看,那画里估计画了他们之后会无聊的事。

    想起之前王小旭画的坟堆,林泽突然开口问道:“这里除了那块我们经常去守墓的墓地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墓地?”

    庄岩对于这个莫名的问题倒是没有显得很吃惊,他点点头,“距离这里不远有一块墓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外加风水没这里好,所以很多的有钱人都已经迁碑了。”

    “我过来也要看墓地?”穆路指了指自己,撇了撇嘴,“我才不干,这地方那么诡异。几年前还出过不少事情。”

    林泽眼睛顿时睁大,他愣愣的看向穆路,“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穆路先是有些犹豫,偏过头看向了庄岩,见他没有反应后才说道,“大概是两年前,那以前的墓碑也是让人守墓的,只是后来那房子里守墓的人突然在一夜之间全都死完了,后来才换人了。不过每个守墓的人待的时间都不长,你家里人估计也是不知道这一点,不然也不会让你过来。”

    想起裴云石无端的邀请,和这房子里各怀鬼胎的人,林泽心底一阵凉意慢慢的席上了心头,“000,你们所说的新人福利该不会是提供来到目的地点的机会吧?”

    000的声音依旧清脆,“是的宿主,以所以后得游戏里请宿主自己争取来到目的地点的机会。”

    林泽愁眉苦脸的样子显然让穆路有些心软,他试图劝说,“逃过天亮,一切都结束了,还剩下两个小时,只要我们安静的待在这里,那只小鬼应该就不会发现我们。”

    林泽嘴动了动,突然之间意识到什么,楼底下居然这么安静,那个一直叫唤的声音也消失不见,林泽耳朵动了动,他听不见任何轻微的脚步声。

    庄岩抽开一个椅子,坐了下来,他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墙上那个林泽从搬进来就存在的油画,眼神里是黑到极点的晦涩。

    林泽也看向那个画着很是奇葩油画的画框,这幅画看上去不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有名的画家画的,那张扭曲的类似于人脸的抽象画里,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拼凑在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