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二十五章 替身鬼

第二十五章 替身鬼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庄岩显然看见了林泽的小动作,撇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但是穆路神情怪异的看了林泽好半天,那斑邱明显极其怕庄岩,看见他就堵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没有脚的身体动了动又缩回更远的地方。

    林泽站在庄岩身后,身上还狼狈的浸着血,如果不是那张脸上极为淡定的表情,说不定还会让人以为他受伤了。

    庄岩默默的站了一会,估计也是觉得自己站在这儿挡着人家路了,就偏了偏身,让开了一点地方,那斑邱小心翼翼的瞅了瞅庄岩,直到他不耐烦的蹙眉,才赶紧窜了出去。

    斑邱跑了太快,一不小心撞到了林泽,他被撞的一个跄踉,瞪了那斑邱一眼,那原本头低的很低的怪物似乎有所感觉一样抬起头看向他,嘴边诡异的咧开一个极小的弧度,如果不是林泽站的近,恐怕也看不出来。

    “你笑什么?”林泽面无表情的说道,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站在前面的庄岩听见这话,微微侧过头看斑邱,林泽还没来得及看庄岩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时,那斑邱那张西覃的脸上就露出极为恐惧的神情,一瞬间林泽居然无缘无故被那种神情吓到了,也惊恐加交的转过头,庄岩却早已收回了目光,只有穆路愣愣的看向他。

    “这房子?”林泽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庄岩似乎早有感觉一般,淡淡道,“只剩下三个人了,加上我们三个就是六个人了,剩下的时间还长着。”

    林泽的心宽了宽,脑海里萝莉音依旧那么平静,“你们六个人,庄岩会重新洗牌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话说的让林泽心里一惊,实在是不能够理解“看着办”这三个字的意思,萝莉音跟着他看了这么久的恐怖剧大概也累了,不管林泽这么喊她,一点点声音都没有了。

    穆路大叫一声,直接把林泽吓得坐倒在沙发上,“你叫什么?”

    手舞足蹈的挥舞着手里的CD,穆路满脸兴致勃勃,“反正时间还长,我们先看会VC好了。”这话说的没心没肺的,林泽张大嘴看着穆路那张年轻的脸,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庄岩皱皱眉,“这房子还没完呢,就又想要惹上其他东西,你是觉得麻烦还不够?”警告的语气配合上那副冷冰冰的脸颊,已经开始播放影碟的穆路一下子颓了,“我开玩笑的。”

    话是这么说,手却很诚实的按了按遥控器,那影碟已经开始播放了,林泽不敢再看楼梯上一直流到客厅里面的血液,只好也盯着电视屏幕看,那影碟似乎和其他的碟片不太一样,先是出现“沙沙沙”的声音,后来摄像头居然动了动,这不光是林泽被吓到了,穆路也被吓了一跳。

    林泽没来得及看庄岩脸上是什么表情时,那影碟就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莫名的,林泽觉得自己非常熟悉这道声音,只是突然之间,一时想不起来了。

    “唔,这东西一定能够成为我们两个的纪念。”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这声音似乎还是个成年男子,紧接着是一个粗壮的手臂挪动了摄像头的位置,镜头慢慢切换到那个白色床上躺着的小孩,是一个黄皮肤的小孩,模样看不太清,摄像头的位置估计是距离床有点远,林泽坐起身眯着眼也没能看清那床上躺着的人是谁。

    那小孩一直躺在床上,那男人一直没露出脸,只是嘴巴一直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如果不是好奇那床上躺着的小孩是什么样子,林泽才不会如此有耐心的听一个人唠叨这么久。

    打个哈切,林泽看了眼庄岩,那张面瘫的脸就这么毫无情绪的盯着电视看,察觉到林泽看过来的视线也转了转头看他,林泽想了想,刚准备说些话,一阵尖锐的叫喊直接把林泽叫的转过头看那个电视机屏幕。

    那个小男孩已经醒了,此刻他正情绪激动的从床上爬起来,也许是因为没有力气,他只是坚持了一会就放弃了,不过声音还在坚持不懈的大吼大叫。

    镜头直接给了小男孩一个特写,长得很可爱的小孩看着镜头的眼神却带着毫不掩饰的憎恨,以及被遮盖不住的恐惧。

    林泽知道这一切的感情都是对那个成年男人,于是也只是淡漠的抿抿唇,和穆路转过来的视线相对焦,从他的眼神里也看出了错愕两个字,大概他也是无意中翻出这样奇葩的VC。

    自从那男人慢慢从抽屉里摸出来斧子,钢筋之类的东西,林泽就忍不住侧过头不敢再看,果然一声声像是要把人撕裂开来的声音尖锐的响起,林泽耳膜被震得一疼。

    镜头里的成年男人也许也是受不了这个声音,捂着耳朵,有些气急败坏的道,“别叫了。”摄像头似乎被摔倒了地上,镜头只能看见床底下的东西。

    林泽心惊胆跳的看着那床底下那些血淋淋的人体解剖标本,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继续听着那床上还在对话的两个人。

    “爸爸,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好疼。”小男孩还带着稚气的声音格外的让人心软,林泽在一边听着在想到那个成年男人那种令人极不适应的恐怖笑声,心里剧烈跳动想要阻止的心慢慢平复下来。

    “忍着点。”成年男人怪笑一声,然后居然发出了一种电锯一般的声音,那种像是磨东西一般,简直让人发麻,林泽手掌交叉,默默等待着,果然那成年男人干到一般才想起自己的摄像头歪了,慢慢捡起那个跌落在床底的东西,那双血淋淋的双手就这么大咧咧的落在林泽眼前。

    林泽眉心一跳,像是猜出发生什么事了,穆路眼睛则是直勾勾的盯着电视机,也很紧张的样子。

    果然,那光裸着的瘦小身体慢慢出现在摄像头前,小男孩已经不叫了,毕竟现在残缺一只腿的他应该没有太过力气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