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二十章 捉迷藏

第二十章 捉迷藏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西覃忍住笑,“我,怎么了?看你快要睡着了,就准备把你喊醒。”

    林泽不好说刚才他已经睡过去了,只好讪讪笑了笑,“没事,到时候我和你分开走,免得被李姐看到。”

    西覃略显惊讶的看向他,“你过来的时候没跟李姐说?完蛋了,我晚点回去,你一早就回去吧,希望今天不是到李姐值班。”

    林泽露出一抹感激的笑容,“那就麻烦了。”

    西覃苦笑一下,正准备说些什么,一声响亮的鸡鸣响了起来,“你小子可真是好运,赶紧回去吧,这个时间点肯定没有人在楼下。”

    林泽愣了下,“现在还没有到五点呢,天……”还没说完,原本还挂着月亮,微微昏暗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像是晨曦的亮光慢慢照亮了整个墓地,甚至连黑暗的树林落下的影子也渐渐清晰。

    “今天鸡叫的这么早,我就猜到天也会亮的很早,回去吧。”西覃坐在墓碑上看他,林泽站起身四处扫了扫,除了一片白茫茫的墓碑,还真没什么其他东西了。

    “那个小房间的钥匙,李姐没给你吗?”林泽撇向那间依旧锁着的房门,“我们去里面看看,怎么样,趁着天已经亮了。”

    西覃转过头看向那小房间,“虽然这小房间在这里大概已经很久了,但是李姐从来没有给过我们钥匙的。”

    “什么?”林泽眉头蹙起,“那这个房子建起来是干嘛的?”

    西覃耸了耸肩,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我跟你一起回去吧,只不过这房子的事,说起来可就太古怪了,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好像是前一个守墓的人拿了钥匙,在有鬼魂追赶的时候进去这房子里,以为能够躲过一劫,没想到最后却活生生被剥皮挂在了房梁上,后来就再也没听说哪个守墓人有这房子的钥匙了,怎么了,李姐给你这房子的钥匙了?”

    莫名想起那个剥皮怪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会不会就是上一个在这游戏失败的玩家?林泽抖了抖,身上冒出一阵阵的冷汗,“怎么可能,我还指望你有钥匙呢。”

    西覃笑笑,“是嘛,可惜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就算李姐有,应该也不会给我们其中的任何人,毕竟那可是闹过鬼的地方,进去不是害人家嘛。”

    林泽点点头,“的确,如果真像是传闻中那样,恐怕那只鬼的怨气可不小。还是尽量避开好。”

    带着冷意的风渐渐变得温暖起来,林泽眯着眼享受了一会,果然等到回到小楼房的时候,那铁门大大张开着,也不知是不是有人早上起来打开的。

    躲在门口四处看了看,没看见其他人,才放心的走进去,倒了一杯水,等他转过头的时候正好对上正在若有所思盯着他看的庄岩,直把他吓得呆滞在原地,来不及思考庄岩为什么会在这里,庄岩不太感兴趣的撇了他一眼后又转移了视线,继续看自己并没有看完的书。

    看得出来,庄岩并不太想搭理人,林泽默默在厨房呆滞的站了一会,忍不住又看了正在翻阅书本,根本没看他的庄岩一眼,吐槽了一句这人的存在感是真的很弱之后,脚步极轻的上了楼。

    还是很奇怪的梦境,只是在被一阵大力的敲门声吵醒之后,林泽不意外的发现自己已经不记得梦境里的内容了,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林泽呼出一口气,“谁啊?”

    “你二叔,中午不起来吃饭,晚上也不起来吃饭了吗?”裴云石语气严肃,听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林泽被吓得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偷偷跑去墓地的事情被发现了。

    “二叔,我马上下去,”懒洋洋的回应一声,林泽呆呆盘坐在床上几秒,片刻后才动作快速的起身,拉开窗帘探头朝楼下看了看,果然天已经黑了,风吹得有些冷,林泽缩了缩脖子,赶紧又拉上了窗帘。

    林泽洗完澡下楼的时候,饭菜正好端了上来,还是胡暮在烧菜,穿着一条幼稚的动画人物的围裙到处转来转去,胡暮未婚妻正坐在旁边枣红色的椅子上盯着自己的碗筷看,听见楼上传来脚步声抬起头正好和林泽的目光相碰,又是朝他笑了笑后就转移了视线,仿佛几天前在路上遇见的并不是她似得。

    林泽脸上的表情僵的几乎不能摆出一个正常的弧度,他现在甚至看到那女孩都快要有心理阴影了,“吃饭了啊,吃什么啊?”

    傻兮兮的问话毫无疑问的得到了西覃的一个白眼,他就像是今天从来没有见过林泽一样,依旧对待他的态度像是对待仇人一样,只不过倒是耐心的回应道:“李姐特地去集市挑了草鱼和虾。”

    “是吗,我不知道,今天睡得太死了。”林泽笑了笑,头发还有些许潮湿,滴着的水正好划过他的眼角,他眨了眨眼,眼睛似乎进了水了。

    “大懒虫,”西覃碎碎念了一句,就抱着胳膊坐在和胡暮未婚妻相对的椅子上,盯着那些卖相不错的菜看。

    林泽坐下来的时候才猛然发现少了几个人,“我二叔刚刚不是才过来喊我吗,他人呢?”

    李锐正拿着圆珠笔在一个小小的笔记本上记录什么,听见这话撇过头面无表情看他一眼,“他带着许牧去守墓了,大概快要回来了。”

    萝莉音在林泽脑海里怪声怪气的响起,“还有几天了,我看这李锐是真的想把庄岩的守墓拖到最后一天,你看着吧,不出我所料,今天大概就会出事,你赶紧先吃点东西,免得到时候提不起精神来。”带着嘲讽的意味,林泽听的出来萝莉似乎不太看得起李锐这一举动。

    林泽挑挑眉,盯着自己面前摆放的大龙虾看了片刻,终于动手开始剥虾皮,胡暮未婚妻就坐在他旁边,看见他这举动瞬间就愣住了,嘴巴张张合合,估计是想说话,西覃在一边发出嗤笑声,李锐眉头更是皱紧,还没等她说些什么,一声巨大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李锐目光一转,没来得及说林泽什么,就起身走到猫眼处朝外面看了看,一片雪白,等她回过神那是什么的时候,那个“东西”已经站直身体,嘴巴裂开一个像是被撕裂的血色弧度,诡异的像是小丑般的恐怖笑容直把李锐吓的退后几步。

    林泽坐在座位上专心的吃虾,时不时抬起头看向那个连坐姿都没有变动分毫的青年,看见他正认真看着似乎不同于早上的书,根本不鸟自己后,林泽默默地专心解决自己的晚餐。

    西覃是最先跑过去的,等他看清了门口那个怪异的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后,他脸色一黑,居然回头直直的盯着林泽,估计是以为这是人守两次墓,所造成的后遗症,胡暮跟着凑近看了看,脸色也不太好看,他转过头像是看了一眼女孩。

    “这是…恶鬼?”林泽抹了抹嘴巴上的油腻,跟过去问道。

    西覃皱着眉头看李锐,他也不知道房子外面这东西是什么,不过以前从来没有什么鬼怪会找上门来,这次看李锐脸色也知道外面这“东西”不太好对付。

    “是斑邱,一种喜欢和人类玩耍的动物,当然这种玩耍的前提是你要以自己身上的人皮作为交换。”李锐脸色极其难看,林泽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裴云石还没回来而外面这“东西”连她也搞不定,总之李锐在说完这句话后只是死死盯着客厅还在悠闲看书的庄岩,这回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能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林泽也跟着看过去,庄岩还是那副谁都不爱搭理的冷淡模样,只是像是感受到了他们的视线,目光慢慢的转了过来,眉头轻蹙,不太耐烦。

    “嘿嘿,我说过的吧,”萝莉还在炫耀中,“千万不要小看这家伙,李锐恐怕要倒大霉了。”

    “先不说她了,我们应该也要陪这玩意玩游戏吧,如果我在游戏中失败被这东西抓住了,应该也没什么大事吧,反正我已经完成了一个主线任务。”林泽试探性的问道,他实在是不想在第一场游戏里就被剥皮。

    “你想太多了,”萝莉语气淡淡,在讲述一个事实,“你最后当然是不会接受惩罚的,但是你要是真的被这只鬼剥皮的话,那么你要清楚一点,你在这个游戏里所有的感受都是真实的,这也就代表,就算是那只鬼剥了你的皮,你也会承受被剥皮所产生的痛苦。”萝莉语气低沉,“你可要想明白了。”

    “算了,算了。”林泽立刻打消脑海里的消极念头。

    “宿主,发布支线任务,躲过斑邱的追杀,限时十二小时,能够撑到凌晨,宿主即可获得随机大礼包一份。”000声音依旧磁性,只是这回机器的“沙沙”声更加刺耳了,“检测…检测到新级别,一…八,九,…一百,完成系统更新,宿主,欢迎使用。”

    萝莉大概也听见了系统升级的声音,有些惊讶的道:“我那个系统从来没升级过,看来我们用的是老版本的,你这个是新一版本的。”语气里是淡淡的羡慕。

    林泽笑出声来,“看来来的晚也还是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