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十七章 墓地游戏

第十七章 墓地游戏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林泽快步走到了西覃跟前,挑了挑眉,“别到时候求我救你就行了。”

    西覃闻言脸上挂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双手自然垂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初生牛犊不怕虎。”

    林泽这回穿的严实很多,他咳嗽两声,正在出神看着前面的西覃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你感冒了?这里感冒可不太容易好。”

    西覃只穿了一件短袖衬衫,在早上的时候勉强可以算是符合天气,可是到了晚上,明显冷度上升几个层次,这单薄的衣服就很冷了。

    林泽摩擦着被风吹得有些发红的手掌,淡淡问道:“你穿这么少不冷?”

    西覃没搭理他,只是一直盯着前面出神,像是那个方向真的有什么在吸引他的目光似得。

    贴在他脑袋边看过去,林泽除了一片被茂密树林遮盖的更显黑暗的空地,根本没看见什么,正想转头询问,一阵大力将他的头死死靠在西覃脑袋边,耳边是极为悠长沙哑难听的嗓音,“看见什么没有?”

    这时候林泽才突然回过神,想起西覃刚刚看向他的眼神中带着不明意味的神色,原来这么快就遇上一只女鬼,而且估计是死后的缘故,居然力气大的惊人,那双紧紧贴在他的头皮上的手似乎只要他动一下就会嵌进他的脑髓里,害得他只好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和西覃头皮相贴的姿势。

    一阵诡异的沉默,片刻不知是他的冷汗还是西覃额头上的汗水,直接滴落在他的脸上,过了一会,西覃才用那种极为蛊惑人心的温柔声音道:“你这样不会是想撮合我和这家伙的姻缘吧。”

    那只鬼没吭声,估计也是觉得这冷笑话太冷了。

    “你说看看你的目的,至少我们可以相互解决吗,不然你一直这么弄也是没用的。”西覃那张嘴不停地说着话,女鬼似乎真的被说服了,一直按着林泽,让他头皮发麻的力道松了松,只是林泽能感觉到,那只女鬼就在他身后,用那双翻白的瞳孔死死盯着他们俩。

    没回头,林泽按了按刚才被女鬼按着的地方,估计应该是已经青紫一片,这时候还有些疼。

    西覃似乎没感觉似得,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蹲坐在墓碑前,林泽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对不起啊,我们坐在你墓碑上了。”

    那只女鬼听见这话,慢慢的道:“不用道歉,”很长的寂静之后,她有些犹豫道:“我之前看见你给那只小鬼入魂了,你能不能也帮帮我。”

    这话说的丝毫没有诚意,刚刚还是那么危险的处境的林泽尴尬的笑了笑,西覃这时候也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当然看上去他似乎也没有看那只不清楚死相的女鬼的兴趣,只是看了林泽一眼又撇回去,低着头,被阴影遮盖住的脸部表情,实在是难以理解。

    “别答应她,”萝莉音在林泽脑海里响起,只是话语里是毫不留情的拒绝,“这只鬼身上有问题,看上去不像是想要你入魂那么简单,先和她聊聊天拖着她,她不耐烦的时候自然会口不择言的。”

    有老玩家攻略,林泽心里稍微安心一点,“你想要干什么啊,其实我是不会入魂的,这种事情我也只是听老一辈人说过,也许你说出来我能帮到你呢。”

    那只女鬼看出来是不爱说话的,听见林泽的话也只是叹了一口气,跟着坐在了林泽边上。

    林泽侧过头看了眼,长得很清秀,看上去就像是邻家小妹妹似得,只不过死后的模样在怎么正常,脸上还是带着恐怖的黑青的颜色,林泽试图忽视这些东西,可那个女孩一转头的样子差点没把林泽吓出一口血。

    “抱歉,吓到你了。”女鬼似乎也知道自己模样吓人,只是侧了一下头又转了过去,“我死前被人用大铁锤砸了很多下,半张脸就变成了这幅细碎的样子,很丑吧。”

    林泽没唯心的说什么话,女鬼看见林泽沉默,头低的更低了,“我是在放学的路上被一个流氓打晕了,后来他怕我看见他长什么样,会去报警,就把我打成这样。”

    女鬼身上穿着一件很漂亮的裙子,能埋在这地方自然也不会是太穷,她整洁的衣服上慢慢映出几滴泪痕,林泽吓了一跳,抬起头那只看上去柔弱不堪的顶多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正在一抽一抽的哭泣,林泽还是第一次看见鬼魂还会哭泣,顿时慌了,“你哭什么?”

    旁边隐约传来一声嗤笑声,很快就消失在冷风里,林泽听的很清楚知道这是西覃的笑声,那种一如往常的讽刺笑声比以前顺耳一点。

    “我后妈知道我被人杀害后,居然瞒着我爸,把我的器官卖出去了,呵,真是一个见钱眼开的死女人。”最后几句类似于咒骂的声音被林泽选择性的忽视了,“你现在……”

    女鬼抿起一抹还算是甜美的微笑,解开了自己的衬衫,果然底下什么都没有,空空的只剩下一片皮肉挂着,林泽算是心理素质强大的,看到了,饶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也还是忍不住眯了眯眼。

    西覃一直安静的坐在旁边,像个化石一样,只是偶尔不屑的笑声证明他还在这里。

    萝莉时不时的戒备和质疑,和西覃的讽刺笑声让因为女孩悲惨经历某一刻心软的林泽慢慢铁了心,他安抚着女鬼不要在哭泣,一边怀疑这女鬼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当然她肚皮上的大洞的确很让人信服。

    “我想要你入魂到我的经历里看看,帮我找出那些现在拥有着我的器官的人在哪里?”女鬼柔软的嗓音配合着她半张梨花带雨的脸,的确是很有诱惑性。

    脑海里响起萝莉那一本正经,想想都知道是面无表情的声音,“你不是在商城买了符纸吗,现在可以用了。”

    林泽脸上依旧是那副温婉听她说话的知心好哥哥样子,背在后面的手掌慢慢现出一张黄色符纸,快速的贴在了那只女鬼额头上,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喊叫,林泽撇过头不再去看。

    “估计是那只鬼也对你没有防备,你得手才这么容易,来把那只鬼的内丹捡起来,这可是好东西,可遇不可求的。”萝莉指挥着林泽收集东西。

    西覃这时候才转过头,那双刻薄的眸子微微一掀,“你小子居然还有点本事,这只恶鬼居然都被你收服了。”这话说的不咸不淡,看上去是早就知道这是只恶鬼了。

    林泽不想说话,轻轻哼了一声,等低下头的时候差点没把他魂都吓没了,哪还是什么小女孩啊,那个长得贼眉鼠眼的老头就躺在地上恶狠狠的瞪着林泽,林泽揉了揉眼,那老头似乎又变成了那只漂亮的可怜的女鬼。

    “呵,这是老鬼常用的驱魂法,看他身上黑气浓郁,估计是吞了不少鬼魂的魂魄,按道理这种鬼是无比狡猾的,估计是看你这幅似乎有点动心的心软模样糊住了,以为你是个好骗的,没做多大防备就被你用普普通通一张符纸就打碎了多年来吃的鬼魂。”

    “如果那时候我答应他,入魂了会怎么样?”林泽眯了眯眼。

    萝莉音兴致勃勃的声音立刻严肃无比,“如果你真的被他说服,入魂了,那么他就会代替你成为这个游戏的玩家,你则是代替他待在这墓地里,守着无边无际的黑暗。”

    林泽心里一震,真的被吓到了,这么恐怖的惩罚简直是死刑,旁边西覃看林泽大概很久都不能回神的目光,抽了抽嘴角,上前一步把那只鬼的内丹取了下来,又给不甘心闭上眼还在用那双黝黑的黑豆似得小眼睛瞪人的鬼贴上一张写满了朱砂的符纸,果然没一会,那只鬼就魂飞魄散了。

    “这是鬼的内丹,你拿东西装起来吧,还有这些是那只鬼的眼泪,据说可以烫伤某些灵魂不稳定的人。”西覃懂得东西很多,他随意摆弄着那两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