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十六章 大BOSS

第十六章 大BOSS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你们这些人恐怕要完蛋了。”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不管林泽怎么问她都不回应。

    看着李锐盯着西覃上楼的幽深目光,林泽心头的不安渐渐蔓延,裴云石轻轻拍了拍他肩膀,“想些什么,跟我来吧。”

    林泽移开视线,盯着自己开了口子的运动鞋看,胡暮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得,急忙道,“林婶托我给你带了东西,现在还放在我房间里呢,好像就有鞋子之类的。”

    林泽撇了胡暮一眼,又看看裴云石,只见那张俊脸笑了笑,笑声很是惑人,“你先去拿东西吧,我在楼下等你。”

    也没拒绝,等林泽站在门口打量胡暮房间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胡暮背后的旗袍女鬼是真的消失了,而且其中的原因似乎和王小旭的淘汰有关。

    “这么快?”

    “嗯,”点点头,看向始终坐在沙发一角看书,存在感很弱的青年,林泽装作无意的问道,“他也是过来看守墓地的?”

    裴云石随着林泽看的方向看过去,看见庄岩,脸上先是一呆,片刻后才笑眯眯的道:“好像是李锐老家那边亲戚家的小孩,你弟不是被你妈给弄回家了吗,他就是过来替他的。”

    这话说的没有差错,如果王小旭没有回家,那么八个人刚好值这几天,现在少一个人,始终要有替补的,说起来似乎只是因为机缘巧合?

    林泽不太信巧合这回事,又看了那青年好几眼,看他一直没回头才转移了视线,“二叔我们走吧。”

    这声二叔太过清脆,庄岩转过头仔细看了眼林泽,只不过几秒时间又转回目光看向自己的书,是真的对林泽这人不感兴趣的样子,当然不只是对林泽,他是对这间房子的所有人都不太在意。

    跟着走出房子,一直走到房子后面一处隐蔽的院子,裴云石才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那笑容实在是有些莫名,不过还没走近就传过来的狗吠声实在是可怖,林泽没捂着耳朵听的更加清楚,最少有四条。

    等那些“小东西”慢慢现出真面目的时候,林泽发现自己还真是报了一个最少的数目,一共七条黑狗,近乎于纯黑的大狗“汪汪汪”的吼叫着,当然这几声叫声明显只是针对于林泽一个人。

    因为那些看上去凶狠无比的大狗在见到裴云石的时候都摇了摇尾巴,叫也不叫了,只是仍旧戒备的盯着林泽看,那铜陵大的黑眼珠仿佛非要把林泽盯出一个洞来开心开心。

    摸了摸几只满脸都是求抚摸的狗狗,裴云石无奈的苦笑,“他们似乎不太喜欢你,也许是那只鬼还跟在你身后的原因,所以你最好还是离他们远点。”

    林泽求之不得,只是看裴云石熟悉的摸摸这只小黑狗,又摸摸另一只,好像真的是他这个人真的待在这地方,抚养过这几只黑狗。

    黑狗明显是养了几年了,块头挺大,只是那双带着丝丝血意的眸子死死盯着林泽,甚至让林泽有一种如果没有链条,这些大狗就会扑过来把他咬死的幻觉。

    “这些狗虽然看着凶,但是还是挺温顺的。”裴云石笑眯眯的道。

    林泽实在想不出来这些就算眯着眼,也透过缝隙戒备看着他的狗子们能怎么对他温顺,“嗯,的确是挺好的。”

    裴云石听见这话,脸上的笑容更加真切,他动作很快,一碗黑狗血放在了林泽眼前,脸上虽然带着一些血迹,但是丝毫不影响裴云石的英俊,“接着。”

    路上没有出现林泽想象中的幺蛾子,一切都很平常,放了黑狗血,撒在房间里,除了房间看上去有些诡异的血腥之外,一切都有种令人安心的平静。

    “你要小心庄岩,平时最好不要和他说话什么的。”萝莉在沉寂很久之后,终于开口道,只不过在这寂静过度的房间里,她那颤抖的音色依旧过于明显。

    “怎么?他身上有问题?”林泽没想到萝莉害怕的是那个看上去很平常的青年,如果说裴云石有威胁性,他至少还能相信一点。

    “他是NPC玩家,”萝莉犹豫半天,“他进入这个游戏的过程听说和我们都不一样,他是自愿进来的。”

    “这鬼地方还有人自愿过来?”林泽抽了抽嘴角,不屑的发出一声嗤笑,“看来他是想要挑战自我吧。”

    “他有病,”萝莉叹了口气,“听说是政府上面派过来的人,说是什么“保密档案”反正是很神秘的原因,当然他也是唯一一个从始自终从来没有被惩罚机制折磨的人。”

    气氛诡谲的沉默下来,萝莉继续道:“这些不知死活的人看庄岩板着脸,以为人家好欺负,其实他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这场游戏恐怕你们最后不会太好过了。”

    “什么?”林泽听不太懂,“我看李锐他们对待庄岩还是很客气的。”

    “你看着吧,李锐的小心思以为别人不知道,她暗戳戳的想安排庄岩在最后一天和大家一起守墓,这样只有他没完成系统的任务,后来的惩罚一定不会轻,当然这点心思如果我能看出来,庄岩自然早就了解了,现在不说只是为了以后放大招提个醒。”

    林泽缩了缩脖子,躺倒在床上,实在不想去想这群人复杂的心理。

    “马上就要到四点了,西覃快要去守墓了,你要不跟着一起?以防万一嘛。”萝莉诱惑道,“而且西覃应该是独自一人,你跟着去一定不会被别人发现的。”

    这怂恿实在太有诱惑性,林泽想了会终于答应,“好,我先睡会,你记得喊我。”

    萝莉声音里带点笑意,“你这小子,或许下次的游戏里我们就是对手了呢。”

    “那也挺好。”林泽漫不经心的回道,困意慢慢遮盖住他的眼眸,他闭上眼,脑子里是些胡乱的思绪,里面有着一个长相奇形怪状的怪物,长长的舌头不断的舔着林泽的脸颊,直把他恶心的快不行,西覃也被一只女鬼给缠住了,当然除了那半边被长发遮挡住的腐烂的脸蛋,那个女人姑且可以称之为美女。

    林泽心里急得不行,自己被这怪物弄的毫无反击之力,西覃那家伙却表情淡定的和那只女鬼聊天,忍不住冒出一句国骂,“我操你大爷的。”

    西覃带笑的嘴渐渐僵硬,林泽看见他转过头用那张腐烂到已经发臭的脸颊笑容满面的道,“你在骂谁?”

    林泽被惊醒后的第一感觉就是以后不能再说脏话了,第二反应是日有所思,看来西覃那人在他的梦里也只能是个腐臭了的鬼。

    “快五点了,”萝莉淡淡道,“你再不走就赶不上了,从天黑了的那一刻开始守墓,系统才会判定算是守墓。”

    林泽随意的收拾了一下,不忘带上那把黑色钥匙,在房间门口贴上一张“请勿打扰”的纸条,就急冲冲的朝墓地方向跑过去。

    天色如同裴云石领着他的那晚,有些微黑,但是还没有全黑,天空上还挂着一轮小小的圆月。

    林泽跑过去的时候,西覃正蹲坐在墓碑后面,如果不是他一下子站起身,估计林泽还得找一会人。

    “你怎么过来了?”西覃语气惊讶,他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脸上有些灰色的泛青,像是被鬼缠身的模样。

    “我过来看看,”林泽解释道,手舞足蹈的慌乱样子实在称不上好看。

    西覃黑着脸摆摆手,“算了,你过来就过来吧,不过你休息好了没,你昨天才守的墓,别到时候碰见恶鬼,你还拖我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