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十一章 故事一

第十一章 故事一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林泽困的都快睁不开眼了,微微眯着的眼眸深邃之极,他打了一个哈欠,有些疲倦的听到这像是玛丽苏里的狗血情节,“你这么厉害是怎么死的?”

    讽刺的口语让少年震愣片刻,“对啊,我是怎么死的来着?”挠了挠头,林泽抽了抽嘴角,连他在一边看着都觉得这人快要把自己的头皮揪下来了。

    “我忘记了自己死亡的理由了。”

    林泽面无表情的听着系统的提示音,脑海里是一片草泥马路过。

    果然少年怯怯的将视线转向他,“你可以帮我找我我死亡的理由吗?”

    “我才不要。”林泽不顾系统的阻止,要知道这个时候随意的乱立fg是要人命的。

    少年哭丧着脸,惨不忍睹的半边脸侧了侧,大概是注意到林泽一直刻意避开的视线,他支吾着又开始说话了,“我听别人说过,如果守墓人搭理我了,就得完成我一个愿望。”

    什么鬼话,林泽刚想嘲讽几句,000那清脆的声音在林泽开口说话之前就快速的道,恭喜宿主,成功解锁冤鬼的愿望,找到吴泽死亡的理由,奖励五十积分。

    向来对于积分方面极度抠门的系统居然说出五十这么壕的数字,果然这个支线任务绝逼非常恐怖。

    “嗯,”林泽没点头反问道,“你就只有这么一个愿望?”

    少年眼珠子顿时亮的惊人,“我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林泽恶狠狠的道,打断吴泽脑海里不切实际的想法,“你可不要许什么让我陪你待在这里一辈子的愿望,这是一定不可能的。”

    “哦,还有这种愿望?”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林泽仔细观察着吴泽脑后的伤口,突然低下头盯着墓地因为经常打扫而异常干净的地面,“你能离开这地方吗?”

    无夜愁眉苦脸的看向林泽,小狗一样的目光委屈的避了避,“我一走出去就会回到我原来的位置,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呢。”

    “这么多年?”林泽目瞪口呆,“实话跟我说,你到底死了多久?”

    “记不清了,放正是很久了,我已经很久没看见过日历了。”吴泽又开始拽自己的头发,等他放松下来后,已经拽了一大把头发了。

    林泽坐在吴泽的墓碑前,也没阻止他,侧过头看了眼身后墓碑上的日期,抿了抿嘴,“已经过了三年了。”

    无夜小鹿般的眸子略显迷茫的眨了眨,“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才是死的第一天一样。”

    林泽撇了撇嘴,想说不仅是你,就是一个正常人,它时间也是这么流动的。

    “三年,这怎么查?”林泽喃喃自语,双手交叉,坐在一只鬼身边本就不温暖的身体更是抖了抖,“你坐过来点,跟我说说你死前记得的所有东西。”

    “000,现在距离天亮还有多少时间?”林泽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一边询问道。

    “还有三小时十五分。”000又发出沙沙沙的刺耳声响,“宿主请好好完成支线任务,这一个任务算是所有支线任务里最简单的一个。”000最后几句话说的很是严肃。

    林泽已经不打算相信所谓的简单这句话了,更何况主线任务还没有什么头绪又来了一个感觉难度很大的支线任务,他心情更加糟糕。

    “那天我放学回去看见我哥和我爸正在吵架,哎,我向来是护着我哥的,就跟着顶了几句,谁知道我爸竟然活生生的被气到住院,最后甚至还想要把我送到国外去读书,可是我去了国外,小美怎么办?”

    吴泽撑着脸蛋,脸上是苦恼的神色,“不知道小美怎么样了,我葬礼那天她还过来了呢,不过她好像看不见我,我朝她脸上吹风,她居然把窗户关上了,哎,不过最后看小美哭成那个样子,想来肯定也是舍不得我的。”

    林泽现在根本不想听什么小情小爱的,他恨不得附身在吴泽身体里看他死前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接下来呢?”

    “后来我跟着我哥上课楼,然后我们两个好像也发生了争吵,我跟他说不要在意爸爸的话,他似乎说了什么,我不太记得了,最后当然是不欢而散,哎,我临死前居然还跟我最亲近的人吵架,真是可悲。”无夜眉眼间隐隐带上了黑色,林泽赶紧打断他的自怨自艾,“然后你就不记得了?”

    吴泽捂着脑袋,脸都想红了,还是没想出后来发生的事,摇了摇头,对林泽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那一天我只记得发生这么多了,后来我睁开眼就到了这里。”

    搓了搓手臂,吴泽哈口气,“不过你知道吗,其实我死的时候没怎么感觉到疼,好像也就那么一下,我灵魂就出来了,看着我的尸体躺在那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你说奇不奇怪。”

    林泽没经历过当然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光是听吴泽描述整个人冷汗都竖起来,“咳咳,那你知道你是在哪里死的吗?”

    这回吴泽回答的倒是挺快,“学校,我是从四层教学楼上的天台跳下来的。”

    “跳,你用了跳这个词。”林泽吃惊的看他,“难不成你是自杀?”

    吴泽也疑惑的皱皱眉,“不知道哎,反正我去学校的路上发生的任何事我都不记得了,只是好像小美在路上喊我,让我去数学老师的办公室一趟。”

    “喂,你该不会是考的太差,所以含愤跳楼吧。”林泽现在一点头绪没有,就开始漫无目的的瞎猜。

    吴泽居然真开始一本正经的思考起来,“我们数学老师是个挺温柔的人啊,按道理我是不会和她吵架的啊。”

    “没有可能就算了,”林泽跺了跺脚,系统的提示音又开始响起,“宿主,你可以看看积分商城,里面或许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000这一天提示音响起嗯频率简直比一个月的话还要多,林泽先是扫了扫自己剩余不多的二十积分,才肉疼的看了看积分商城里物品的价格,还真有一种介绍说是可以附身到死人身上,看看他死前一幕的符纸,只不过需要三十积分,林泽不用动脑子都想的出来是他亏了好不好。

    旁边吴泽还在断断续续的说话,林泽一句也没听见去,最后还是吴泽推了推他,“你说对吗?”

    “啊?”林泽回过神,盯着吴泽越来越黑的脸色赶紧解释道:“我只是在想到底用什么办法让你从这里走出来。”

    吴泽脸色这时候才好看一点点,只不过还是带着一抹忧愁,“那些待在这里资历很久的老鬼都说没有办法呢,要不你帮我去Z市看看吧,顺便帮我跟我爸和我哥说一声好。”

    林泽笑了笑,如果真把话带过去,恐怕这墓地的墓碑又要多一个。

    “我又不认识你哥和你爸,怎么过去?而且你那个学校应该管的挺严的吧,那我没法进去啊。”林泽还是不想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即使陪着他的是一只鬼也比自己独自一个人来的安心。

    “是哦。”吴泽低垂着脸,那头颅半边的血液像是已经干涸的样子,脸颊边上干掉的血渍凝固成血片,他长长的睫毛上反而没有丝毫的血迹。

    “你家里是做什么工作的?”不想在一个问题上纠结半天,更不想完成支线任务反而毫无收获,林泽抿紧唇询问道。

    “我爸是开钢铁厂的,我哥现在是单独出来又开了一家工厂,那次吵架好像就是因为我哥工厂亏了不少钱,我爸又不给他补,所以两个人就吵起来了。”

    林泽眯了眯眼,“那你爸是更疼你呢,还是更喜欢你哥?”

    这个问题一般人问就有点挑拨离间的嫌疑,只不过吴泽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我爸是想要我来继承那家工厂的,我哥单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呃,好像是这样。”

    说的如此无所谓,林泽想要反驳他反而没了理由,“你不觉得如果这样来看,你哥动手的嫌疑更大些吗?”仔细斟酌着对话,林泽尝试不伤到吴泽的心?

    “我哥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事实了,有什么好生气的,而且说起来我的那个学校他也是进不去的。那天他还在工厂上班呢。”

    林泽满脸痴呆,果然,他果然早就知道这是个问题了吧,早就把事情调查好了,连他哥那天上没上班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