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九章 守墓人三

第九章 守墓人三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老头听见这话,嘴边咧开一抹诡谲的弧度,“我没说我不能进去啊,”盯着林泽那张阳光的脸上看了半天,“你小子和我当年还真是一模一样。”

    寒意慢慢从血液中倒流到大脑,林泽将手插进裤子口袋里,冷颤的手指蜷了蜷,“钥匙你得还给我,不然回去没法解释。”

    老头愣了下,摆了摆手,“你这小子脾气还真是倔,”那把钥匙他始终拿在手里,“这个钥匙等我回来就给你。”

    林泽皱了皱眉,极为好笑的看着他,“这个真不行。”

    怪老头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你跟我一起去鬼市逛逛,或许能发现很多不同的东西。”

    林泽面无表情的看过去,抱着胳膊,一副不心动的模样。

    怪老头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好吧,不过你也得把那把钥匙还给我。”

    “嗯,当然。”林泽回答的干脆利落,虽然天气已经冷到让他嘴唇发白,但是谁也不确定那房子里真的有让人喜悦的东西。

    怪老头接过钥匙随意的塞进裤兜,没再看林泽,弯下腰,动作轻柔的摸了摸挂着自己黑白照片的墓碑,“一路走好。”

    这画面太过诡异,林泽眯了眯眼冷冷站在旁边看了一会,“这墓碑上的人是谁?”

    老头直起身,眼神依旧恋恋不舍的盯着照片上那个正在微笑的中年男人,“是我双胞胎哥哥。”

    “你们长得挺像的。”林泽扫了扫老头又看了看那张照片,同一张脸却像是两个人。

    即使是一张黑白照片,墓碑里的中年男人嘴角露出的淡淡弧度也是温柔到极点,不用想也知道是个温柔的人。

    “呵呵,”这几声笑声有些讽刺的意味了,林泽侧头看他,只是怪老头的神情都隐藏在了黑暗中,只看得见他嘴角冷漠的抿起一道线。

    “是个傻子,”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倒是平淡至极,怪老头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掏出一张手帕来,蹲下身擦了擦墓碑上的照片,很用力,林泽清晰的看见怪老头擦了半天,手上连青筋都冒了出来。

    “我哥是个傻子,”怪老头自言自语,林泽在旁边瞅了瞅身后都不敢靠过来的恶鬼,淡淡“嗯”了一声。

    “就因为那个女人,居然给我酗酒,最后还差点把那些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家,你看看,到头来还不是一捧黄土?”怪老头像是在叙述一个故事一样,语气始终是莫不关己的冷淡。

    林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又“嗯”了一声。

    “你也是,你最后也会变成这样的。”怪老头支着大腿站起身,紧紧盯着林泽的脸看,眼神是怀念的色彩,“你真的太像我年轻时候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话已经重复不下三遍,林泽蹙眉,眼睫微微低垂,脸上的咀嚼肌不受控制的抽搐几下,他突然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

    “是吗,我是大众脸,长得像很正常。”林泽一边说一边慢慢往后退,“我还要到其他地方看看,你知道的,墓地可不止是这里。”

    怪老头始终待在原地,点点头,“嗯,的确,只不过难道不是一个人守一块墓地一晚上的吗?你还想要去哪儿?”阴沉沉的语气极为阴狠,他原本长长的剑眉也慢慢回到了原来的样子,看上去正派的脸慢慢变成奸诈小人的样子,三角眼即使不睁开也透着一种猥琐。

    “桀桀桀”的笑声简直无比刺耳,林泽捂着耳朵,实在忍受不了的蹲下身,这他妈的是什么怪物!

    “我要把你的皮拨下来,”那怪物舔了舔恶心死人的长舌头,看上去很是饥渴的样子,林泽光是看那张脸就已经很想吐了,不像是人类的脸上是绿油油的颜色,林泽受不了的靠在身后一块墓碑前。

    “你要我的皮又没用,你也穿不上啊,咳咳。”林泽被口水呛到了,“再说你不是想去鬼界吗,喏,钥匙给你你过去吧。”

    怪物那个大脑袋晃了晃,迟疑了几秒,片刻后又发出那种难听到极点的笑声,“桀桀桀,刚才我穿的就是这个老头的皮啊,嘿嘿,之前那个姓裴的没看好,给我给偷了一张,不过这老头还真的是个傻子。”踢了那块墓碑一脚,“真是够恶心的,恋兄癖。”

    林泽懒散的坐在地上,转头看了眼那个黑白照片,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那张照片上的男人嘴边笑容好像在渐渐消失,而且看上去好恐怖的样子。

    无意识的搭话已经费了不少时间,至少林泽这时候感觉时间突然没有那么难熬,“这人真有双胞胎?”

    “对啊,”怪物摇摆着头,有些傻兮兮,“这家伙过来祭拜这人的时候被我给剥了皮,幸好我跑得快,姓裴的差点没把我给撕了。”

    林泽心里一沉,裴云石这么吊炸天,看起来和他作对绝对不是一个有利的事。

    这回林泽清楚的看见那黑白照片上的人的确是变了,面无表情的脸显得可怖异常,看着那个怪物的视线也像是在瞪着他,而且眼睛处竟然也慢慢的在渗出血。

    怪物“咚咚咚”的朝林泽走过来,嘴边是恶毒的笑容,“好了,问话时间结束了,你放心,你这张皮,我会好好珍惜的。”

    林泽紧紧盯着那怪物,心跳不断“噗通噗通”的响,随之而来是头皮渐渐竖起来的寒意,脸上依旧是不在乎的模样,“你能走出这墓地吗,听说人在什么地方死的,怨念太深会走不出去的。”冷笑一声,林泽讽刺的盯着那怪物背后那个渐渐靠近的死人。

    的确是死人,没有脚的尸体慢慢的从黑暗处显出来,眼睛处是一片血红,似乎还在滴着血,是墓碑上的中年男人。

    怪物愣住,摇摆着硕大的头颅,“这个问……啊啊啊。”

    林泽看着那个怪物和那个已经渐渐恶鬼化的鬼魂缠斗,手里的符纸快要被汗湿透,指甲都快掐进肉里,冷汗从额头慢慢滴到脸上,舔了舔发白的嘴唇,林泽咽了口口水。

    怪物快要消失前还死死盯着林泽那张脸,恐怖的脸上还带着一抹柔和的笑意,“真像是我以前,嘿嘿,”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双漆黑的眼珠子转了转,伸出手似乎想要拉着林泽,被躲过去后,露出一种极其讽刺的笑容,不知在嘲笑谁,“傻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转过头看向黑漆漆几乎见不到月色的天空,怪物语气冰冷,这时候才有点像个正常人,极慢的道:“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