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七章 守墓人一

第七章 守墓人一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等林泽打扫干净时,王小旭还坐在桌子前画着画,已经见识到王小旭画功的林泽实在是没有心情再看他的画。

    倒是王小旭一转头将那副画掀开对这林泽,上面是两个人正手拉着手站在一片墓地前,画功虽然稚嫩,但林泽能明显辨认出这并不是他们房子前的墓地,而那两个人也并不是他和他认识的人。

    “这上面有什么吗?”林泽问道,试图从王小旭嘴里套出什么。

    但是王小旭嘴巴像黏糊的水泥,一直默不吭声,只是又继续创作那副似乎并没有完成的画作。

    林泽就待在他旁边盯着看,等王小旭停笔的时候,一阵浑身发麻的触感传遍了身体,甚至是每一处骨骼。

    牵着的两个人嘴边都被涂上了红色,被墓碑遮盖住的下半身流下一滩红色的血迹,如果不是林泽有心理准备,恐怕都会被王小旭突然转头露出的阴森的笑容吓到。

    “这幅画怎么样?”王小旭开口问道,语气很正常并没有什么鬼畜的兴奋感。

    “画的很好,只是这地方是哪里?”林泽试探性的问道。

    王小旭皱皱眉,“我也不知道,只是脑子一片空白,这幅画就画出来了。”

    一片空白?这种瞎话林泽是不信的,只是看到王小旭盯着那副画看时发光的眼神,林泽所有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你叫王小旭吧,”下楼时,那个看上去不超过二十五岁的李姐正在整理客厅的大桌,撇向王小旭的目光并没有多温和。

    “嗯。”王小旭乖巧的点点头。

    李锐挑了挑眉,“看你年龄不大,知道怎么守墓吗?”

    林泽一下子就蒙住了,守墓还有什么规矩?

    李锐似笑非笑的盯着林泽看,“这地方可比你们想象中古怪的多,晚上你们就知道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林泽心里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门口慢慢走来一个健壮高大的男人,他极为英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笑容,“其实没什么的,别听她瞎说。”

    李锐耳朵顿时就红了,她看了眼裴云台,没说话。

    “你就是老大家的孩子吧,长得可真像他。”

    林泽笑容勉强,他并不觉得李锐是在吓唬他,太阳还是那么炙热,只是被遮盖住的树林挡住了些,显得有些凉嗖嗖的。

    墓地离这房子不远也不近,至少以林泽跑步的速度应该是不能确保鬼在追上他之前不会做些什么。

    “你是老二,嗯,长得挺像你妈的。”裴云石笑眯眯的道,那双似乎随时随地都会电到人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林泽侧头不敢再看。

    许牧出来的时候,依旧是一副面瘫的模样,只是林泽怎么看怎么感觉这人长得有些面熟。

    “好了,吃过饭,林泽就去守一天的墓吧,明天让李牧去轮你。”李锐说完没让任何人有发表意见的时间,“饭就胡暮你来做吧,老裴你守墓这么久辛苦了,先上去睡会?”

    裴云石抿了抿唇,点点头,朝林泽这个方向看了眼,很是意味深长的眼神让林泽心里一惊。

    “李姐……”

    李锐打断林泽的话,笑容满面的道,“守墓向来都是一天一天的守,你是第一个来的自然是第一个守,好了,别说话了,帮胡暮洗菜吧。”

    林泽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已经有些不快,现在听见这种话心里更加不舒服,脸色自然就差了很多。

    李锐也没多说些什么,指挥完就上了楼,林泽抬头看了眼,果然上的是裴云石的房间。

    王小旭盯着林泽脸看了许久,“王大旭你别生气了,我陪你一起吧。”

    有事求哥就叫哥,没事就连名带姓的喊哥?

    林泽不想跟这小子说话,转过头正好与胡暮身后的那个穿着旗袍的七窍流血的女人对上,那双流着血的眸子看似深情的看着胡暮,可是林泽能感觉到她的余光正在打量着大厅里的所有人。

    胡暮无奈的摊开手,“李姐向来说一不二,我也没办法。”

    那个随着胡暮说话朝他看过来的女鬼正笑眯眯的盯着他看,林泽头皮一阵发麻,嘴里语无伦次的说道:“嫂子呢?长得挺好。”

    刚说完,一片寂静,林泽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赶紧摆摆手想要解释什么,胡暮却不在意的笑笑,“她还在楼上睡着,从来了这里身体就不太舒服,估计是招惹了不太干净的东西。”

    林脏东西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昨天晚上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只是这时候他只能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

    “其实你们两个的确是可以搭配守墓,只是一般人守完墓至少都要休息七天,除了那个疯子。”胡暮话里有话。

    林泽关注点不同,“七天,我们也没有八个人?”

    话音未落,一个极为清朗的声音从门口就传了过来,“裴哥,李姐。”

    林泽转头,那个青年的目光正越过他看向了胡暮,双手抱臂,幼稚的脸上是一抹显而易见的不屑,“你小子还真敢回来,你那个病殃殃的媳妇呢,是不是又被恶鬼缠身了?”说着话,还真有抬起脚准备上楼看看的架势。

    胡暮怒极反笑,“你都有脸回来,怎么?你脸比我的大?”

    林泽默默退到一边,不参与战场,这个小孩虽然看上去不满十六岁,嘴巴倒是能说,毒的很。

    可是西覃显然不打算放过刚来的新人,如同两道闪电一样的眼神直直的朝着林泽射过来,“呦,这就是新人,看上去比你当初还菜鸟呢。”是在跟胡暮说话,只是目光却一直盯着林泽,那种要把人的灵魂都盯个洞的目光实在是让人憋屈,林泽皱皱眉,抿起的弧度不太愉快。

    “他可比你当初好太多了。”胡暮淡淡道,走进厨房,是结束战斗的意思。

    西覃“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拍拍林泽的肩膀就走上了楼,那种类似于同情的样子简直欠揍。

    王小旭拉了拉他的手,示意让他低下头,也许是因为王小旭声音太小,也许是因为林泽漫不经心的态度,最后居然什么都没听见。

    “王大旭,你听见了没?”王小旭郑重其事道,一张小脸板的很紧,看上去很认真的样子。

    林泽和王小旭相互对视,他半天没说话,王小旭泄气一般的低下头,“没听见就算了。”

    林泽挑挑眉,一般这种时候说这fg,都会有不太好的事情发生,眉心跳动的厉害,林泽不安的情绪反倒松懈下来。

    几乎是一顿饭的时间,林泽还没怎么在房间里待,李锐就敲开了他的门,斜斜的靠在房门口,深紫色开叉的睡衣随着窗户的打开轻飘飘的吹着,“出发了,介于你是新人,这次就让老裴先带你去。”

    林泽敏感的意识到,李锐没有提到下一次,他眼皮掀了掀,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知道了,李姐。”

    李锐疲倦的点点头,“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到时候不懂得就在路上问问老裴吧。”

    一直到人都看不见了,林泽脸上那副能腻死人的笑容才渐渐消失。

    身后是王小旭的声音,“王大旭,你笑的真恶心。”

    “关你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