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三章 理发店的鬼

第三章 理发店的鬼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死状惨烈的女鬼就这么一直盯着林泽看,最后还是他忍不住撇开眼,看了看自己的板寸,王大旭本来长得就不丑,这么一弄,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浓眉大眼的脸上是濒临死亡的惨白,林泽嘴唇抖了抖,似乎是要说话,只是尝试了几次都没发出任何声音,还是一直沉默的胡暮开口,“理个发多少钱?”

    理发师笑笑,看了眼林泽,“算你五块吧。”

    林泽掏了掏,一直待在口袋里的钱却不见了,还是胡暮伸出手给了一张纸币,对还在掏钱的林泽道:“我们走吧。”

    一直等出了理发店很远的地方,林泽才转头看胡暮,“刚才的理发店里……”

    “我知道,”胡暮叹了口气,“那里全部挤满了鬼魂是不是?我都看见了,只是要知道有些鬼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提醒了他们反而会让他们变成厉鬼,所以我那时候才没说话。”

    林泽怂了怂鼻子,又掏了掏口袋,那二十块钱还在口袋里,“等我把钱找开就还给你。”

    “嗯。”胡暮也没客气,“墓地那地方要比这理发店恐怖多了,我本来想让你体验一下和鬼待在一起,但是似乎有些失误了,之前听说这理发店被火烧死了人,原本以为没多少鬼魂,现在看来死的人还不少。”

    林泽微微放宽了心,“那两个理发师……”

    “什么两个?”胡暮眉头皱的很紧,转头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盯着林泽,“明明只有一个啊?”

    林泽睁大眼,不敢置信的转头,“我看见了一个很年轻的理发师和一个年级较大的老头啊,难道那个老头也是鬼?”

    “什么年轻的,我一直坐旁边看着呢,给你做头发的是那个手艺很老的理发师,从哪里来的年轻人?”胡暮略微不满的看向林泽,估计是以为这小子撒谎的毛病又犯了。

    “那个理发师还跟你说话呢,你还让他给我理个板寸,你现在跟我说你没见过他?”话是这么说,林泽却想起了什么,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甚至不敢在这烈日炎炎的天气中转头看胡暮,冷汗已经映湿了后背。

    “明明是你自己跟那个老头说要理个像我一样的发型,这时候突然失忆了?”胡暮用低沉的语气慢慢说道。

    林泽已经不在意胡暮说了些什么,他余光撇向前面卖镜子的小贩,那面全身镜清楚的倒映着本该是胡暮的身影站着一个年轻人,赫然就是刚刚给他理发的青年,而那张本该朝气蓬勃的脸上漆黑一片,是被烤焦了的模样。

    系统000准时的提醒:宿主你还有十积分可是选择到积分商城兑换物品。

    叮,颁布任务,支线任务:获得鬼的愧疚,奖励,二十积分。

    林泽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就算那是只鬼,手艺也不赖,想来死之前应该是那老头的得意门生。”

    “大旭,”一道极轻的声音喊他,是“胡暮”。

    林泽没回头,人肩膀上有三支火,一回头,人的七魂就丢了一魄,他还在不停地说话,那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一下子把林泽要说的话给遮盖住了。

    “忘了和你说了,那家理发店是一个小伙子的,刚刚那老头是那小伙子的远方亲戚,那年轻人才是那老头的师父,大旭,你搞错了。”“胡暮”笑眯眯道,只是没有脸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表情,只能凭借声音听出来,那只鬼在笑。

    林泽面无表情,脚像是被水泥糊住了一样,根本动不了,“那还真是可惜呢。”

    “的确呢,如果不是那老头继续待在这里,这理发店恐怕就要倒闭了,”语气缓和,林泽听见这话以为有戏,正准备再接再厉,“胡暮”突然用一种极为诡异的语调道:“外面有人说这是因为老头放的火,心里愧疚,所以才一直待在这里,也不知真的假的。”

    林泽依旧没回头,像是称述一个事实一样,“恐怕不是真的,那老头那么大了,人家收留他,他放火烧了自己的饭碗对他有什么好处?”

    “也是。”“胡暮”轻快的道,“不过这场大火真是来的蹊跷,那时候正是人多的时候,楼上的人跑不掉,楼下的人也死了不少。”

    林泽一愣,差点问出那时候你是在楼上还是在楼下的蠢话。

    “说不定是哪个客人抽烟,不小心点燃了什么。”林泽试探性的问道,“胡暮”突然就这么愣住了,林泽也不知道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那只鬼想到了什么,但是脑海里系统提示完成任务的声音无比清晰。

    有什么事能让一个鬼愧疚呢,除非是他造成的这一切的悲剧。

    林泽晃了晃头,胡暮依旧站在他身边,只是用一种说不清的目光看着他,直把他盯的头发发麻。

    “你在看什么?”林泽跟着胡暮走出巷子。

    胡暮挑了挑眉,“没看什么。”指尖的一撮细小的灰抹了抹,扑面而来的热风带走了唯一能证明那只鬼的存在。

    “000,玩家之间发布的任务是相同的吗?”

    “主线任务相同,支线任务随机发布。”000机械般的嗓音慢悠悠的说道。

    林泽脸色渐渐好转,他抿出一抹弧度,“我还是喜欢你原来的声音。”

    “谢谢宿主。”这回是正常的男声。

    “你还有什么要买的吗?”胡暮侧过身问他,“没什么要买的,咱们吃顿早点就回去吧。”

    “呃,没什么要买的,你不买东西?”林泽问他,带着探究的目光,听000的介绍,如果是老玩家,系统一般会提前几天告诉他们地点,任务则是玩家到了地点才会发布,所以什么东西都不买,专门陪他到集市理发?

    胡暮看他一眼,“东西我早就买好了,那时候在理发店里,我看你在睡觉,那理发师我又信得过就先去买东西了,没想到等我回来,你就已经站在巷子里了,而且似乎是在发呆,我喊了你一声,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胡暮没说当他准备拍他肩膀的时候,林泽突然用一种极为恐怖的眼神盯着他,似乎要将他杀死的狠毒目光。

    林泽沉默一会,“那理发店里你没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

    胡暮摇摇头,“那里就你一个客人,而且你不是从坐在那里理发之后就一直在睡觉吗,能看见什么?”

    难道是在做梦,被昨晚的鬼害得?林泽看了看自己的积分,三十,果然只有系统才能证明那只鬼是真的存在过。

    “没什么。”林泽连笑都做不出来,如果刚才一直待在他身边的是那只鬼的话,它怎么知道林泽马上要去“墓地”工作,而且它说的墓地有很多的恶鬼,又是什么样的概念?

    胡暮似乎没注意到林泽的反常,带着他来到一家早点铺,点了两笼小笼包,就“呼哧”喝着粥,看上去很饿的样子。

    林泽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个包子,就吃不下去了,筷子放了下去,盯着胡暮看,“你买了什么?”

    “我妈夹子丢了,让我给她带几个。”胡暮漫不经心的回答。

    林泽吃惊的抽了抽嘴,就为这事让自己儿子大早上跑到集市上来?

    “没别的了?”

    胡暮转头看他,擦擦嘴,“忘了和你说了,”递给林泽一个淡黄色的符纸,胡暮似乎笑了笑,“这是我从一个有名的老道士手里求的,墓地不比平常的家里,那种脏东西多的很,求个护身符放心点。”

    林泽摸摸裤子口袋里那张没有用出去的黑色护身符,又低头看看那张明显靠谱点的黄色符纸,无奈的叹口气,“谢谢。”

    “嗯,”胡暮转头结了账,这回上了摩托车之后,两个人都没再搭话。

    等林泽拿着几个发卡和扎头发的东西回了家时,王翠芳明显笑开了花,只是有些心疼道,“妈老了,不用给妈买东西,”

    林泽默默站在一边看着,“妈老了也是村子里最漂亮的老太太。”

    王翠芳神情微微一愣,嘴边笑容淡了些,似乎想起什么,“你胡婶年轻时候才叫一个漂亮,村子里不知多少男人到她家求亲。”

    林泽这才笑了笑,“胡婶已经老了,现在还有谁记得以前的事啊。”

    “对,是以前的事了,”王翠芳恍惚一会,“明天就要去墓地了,那里离这里不远,让胡暮带你过去。”

    林泽犹豫一会,“太麻烦他了吧。”

    “这有什么,等你熟悉路了,妈给你买个自行车,到时候你骑自行车上路。”王翠芳眼角边的沟壑加深,“到时候赚了钱,娶个媳妇回来,妈就心满意足了。”

    林泽不知道如果他离开这地方,原身体的王大旭会不会回来,更加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世界,他只是抿了抿唇,笑了笑,没答应。

    “你屋子里的黑狗血我拖干净了。”

    林泽一愣,差点忘记这事,王翠芳却继续道,“鬼神莫测,墓地那地方阴气重,我给你的护身符要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