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林泽拿起那个已经泛黑的护身符,支吾道:“妈,这是?”

    “妈没用,没能留给你什么好东西,这是我们家很久的一个做道士的亲戚留下的,你好好留着。今天你二叔和我提了提,给你找了个好差事,虽然说是在墓地工作,但是不累又有钱拿,不知村子里多少人想把自家孩子送进去,你二叔也是托人找了好些关系的。”

    王翠芳一脸欣慰的看着林泽,虽说这孩子从醒来时就不大对劲,本来她就知道这孩子本性不坏,上一辈子老人说过,这是人到了临死,懂得改过自新了。

    “这……”林泽抽了抽嘴角,脑海里一阵机器故障的沙沙声,片刻后000那一如往常的磁性嗓音突然响起:这是了解其他追杀者身份的好机会,宿主请好好把握。

    “什么时候去?”林泽抬起头,已经很长的刘海搭在一边,“小旭也去吗?咱家的地怎么办?”虽然他很想知道那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系统提醒,但是现在他连一个可以算作怀疑对象的人都没有,其他的玩家或是NPC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他。

    “小旭现在还小,我不替他担心,”王翠芳笑眯眯的道,眼角边的皱纹带上了岁月的痕迹,“我跟你二叔说了墓地的事不急,后天再去也不迟,”理了理林泽的乱发,王翠芳笑容微微黯淡,“明天早点起来,让胡暮骑着摩托车带着你,这头发也该剪了。”

    林泽敏感的意识到胡美丽和王翠芳年轻时一定有什么恩怨,一提起胡美丽一家,王翠芳脸上的神情就变得很奇怪。林泽不知道这和颁布的任务有没有关系,但是值得人怀疑。

    农村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特别是夏天闲聊的时候,王翠芳在拍死几个蚊子后终于走进了屋子里,王小旭早就上了床,背着林泽,也不知睡了没。

    林泽刚进这个屋子就忍不住抖了抖,自从他穿过来的每天晚上,屋子里那只名为老死鬼的冤鬼都会莫名其妙的盯着他看,有几次甚至都快把那张长着皱纹的老脸贴近他的眼前,差点没让他吓得心脏骤停。

    握紧手里的护身符,林泽转了转头,这次还真没有看见那只鬼,难道这东西也算是一种外挂的存在?

    钻进被窝,王小旭明显被林泽身上的热气烫着了,侧了侧身,更加贴近墙边。

    林泽也没想搭理他,王翠芳的偏心有目共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王大旭在的时候,两个人关系就没太好,现在人不在了,林泽也没必要给自己露出更多的破绽。

    宿主,介于你是第一次参与游戏,我们将会随机发布副线任务,请宿主好好珍惜,000的声音在脑海里想起,林泽身体紧绷着,他知道既然系统这时候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必定有什么目的。

    当然,对于一个新人而言,完成更多的任务恐怕会有更多的积分,要知道这人性的系统还存在着积分商城这种不可思议的东西。

    外面的知了一直不停的叫唤着,林泽困的都睁不开眼了,但是精神还一直关注着外面的情况,果然,随着一阵寒风吹过来,一阵“嘿嘿嘿”的恐怖笑声渐渐近了。

    林泽困顿的身体几乎是立刻精神起来,只是头疼欲裂,他闭着眼,头发遮住长长睫毛下眯着的黑色眼珠,捏着护身符的手掌心都出了汗,旁边的王小旭像是睡熟了,那笑声诡异异常,最后几乎是贴在林泽耳边一样,王小旭转了转身体,似乎只是因为这个角度不太舒服。

    如果是玩家,这样的笑声他们大概也听见了,林泽眼珠撇了撇,果然又是之前那个老头,像是缠上他了,这两个月内一直不停地在骚扰他,害得他经常性失眠。

    咧着那口黄牙,老头猥琐的眯着眼盯着林泽看,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嘿嘿,”又是一阵恶心诡异的笑声,“这具身体真是不错,像是年轻时候的我,”最后那个老头慢慢地凑近林泽耳边,用极轻的声音道:“更何况这里面装着的不是我重孙子的灵魂呢,小子,同为鬼,可别怪我。”

    林泽手心里的黑色护身符松了开来,这种一看起来就不像是正宗道家的东西,他怎么还抱着这么大期望?真是个傻子。

    系统声音随着那老头的怪笑默默响起:现在颁布支线任务,杀死你面前的鬼,限时一小时。

    现在他连一刻钟都不一定能活过,还限时?这支线任务的难度没点准备,还真是坐以待毙。

    林泽闭上眼,不想看见这家伙在自己面前转悠,嘴里念念有词,鬼老头看了看天色觉得还早就凑近林泽听他在说些什么。

    林泽看准时机,手立刻从被窝里掏了出来,一袋子的黑狗血将老头糊了一脸,刺耳的尖叫声刺伤了林泽的耳膜,他捂着耳朵直起身,看着老头扭曲可怖的灰色的脸,嘴边挂起一抹微笑来。

    老头被烤的非人的枯黑的手还试图去碰林泽的身体,还没碰着就被什么东西刺的手心一疼,林泽的手里正握着平时扎毛衣用的铁针,这小子露出几分阴沉的笑容,那双他一直很喜欢的黑色瞳孔倒映着他此刻面目全非的模样。

    “早点超生吧,”林泽淡淡说了一句,那老头像是被刺着了,恶狠狠的瞪着林泽,眼睛里竟然似乎有一抹红血丝冒了出来。

    “你以为我不想投胎吗,要不是那个死老太婆偷情被我发现,将我毒死还找了一个道士将我关在这窄小的屋子里,我还不知道原来时间这么漫长,熬了一百年的时间也算是够了。”渐渐的,那个老头化成了一个中年大叔的模样,黝黑的皮肤映着灯光显得更加朝气,那双眼睛微微带笑,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魅力的男人。

    “你该走了,晚了就赶不上第一波投胎了。”林泽默默说道,直直盯着老头的眼神黑的发亮。

    老头看他一眼又看看已经睡着了的王小旭,又发出那种“嘿嘿嘿”的笑声,“你这小子以后可要小心点。”

    林泽靠在床头,等鬼走远,从怀里掏出一碗煮熟了的糯米饭和几根红线,那根刺伤鬼的铁针也被他拿了出来。

    王小旭动了动,片刻后突然道:“你怎么还不关灯?”

    林泽愣了下,看着背对着他说话的王小旭又看看被泼过黑狗血的地面,伸出手拉了拉灯线。

    一片黑暗中,林泽默默地等待着,果然那只原本已经远走的,死不瞑目的老鬼又飘了过来,只是这一次那只鬼很安静,林泽靠在床头,那只鬼伸出那只枯黑的手臂,林泽就这么看着也不说话。

    电闪雷鸣间,林泽速度极快的将一张黄色符纸盖在老鬼的额头上,已经有化为厉鬼的倾向,怎么可能那么好打发,而且系统之前一直没有提示任务完成,他怎么会掉以轻心。

    嘶吼声没过多久,那张符纸随着鬼的灰飞烟灭也消失无踪,系统的提示音准时的到达:恭喜您,完成支线任务,奖励十积分。

    林泽淡定的掀开被窝,如果不是之前他被这只鬼扰的没办法,用自己的新人奖励积分买了那张符纸,现在恐怕死的就是他了。

    看看身边的王小旭,自从那只鬼来了之后,他一句话也没说,现在更是一动不动,像是真睡着了。

    林泽怀疑的视线打量着身边的人,如果他是那些玩家的其中一个,那林泽身上的变化,他恐怕也是第一个发现的,虽说玩家之间没有什么友谊,但是和平相处至少在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做到的。

    刚睡个半醒,王翠芳就急冲冲的跑进林泽的房间,将他给喊醒了,“二狗子,二狗子,醒醒了,胡暮准备好了,快点,别让人家等了。”

    林泽揉揉眼,看了看天,还是黑色的,王翠芳焦急的推了推他,“二狗子,清醒了没?”

    林泽点点头,快速的翻身下床,转过头,王小旭睡得很沉,看来昨天睡的也很晚。

    慢吞吞的洗脸刷牙,林泽还在想着昨天的事,就这样看上去祥和的房屋都有鬼,更何况墓地那样阴森恐怖的地方。

    “早饭你就和胡暮在集市上吃点,”王翠芳把林泽拉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二十的,“你理个发型,剩下的钱自己买点日用品。”

    林泽也没多推拦,胡暮骑着一辆有些破旧的摩托车停在他们门前,声音洪亮,“王婶,大旭好了没?”

    摩托车呜呜的声音像是迫不及待的齿轮,林泽刚上车,摩托车就哧的一下窜出去老远。

    集市很远,林泽没准备说话,反倒是胡暮突然道:“你也去看墓地?听我妈说你分配到了我们这一边看守,准备什么时候过去?”

    林泽皱了皱眉,胡美丽看起来对他们家的事情真是了如指掌,“不急。”

    胡暮听了这话突然就沉默下来,“这个工作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盯着呢,你还是早点去为好,到时候其他的新人大概也要过来了,你可以和他们熟悉熟悉。”

    林泽不清楚这胡暮平时对待王大旭这样的人就是这幅大哥哥的样子,还是在故意试探他,“嗯,”了一声就没开口。

    胡暮发出低沉的笑声,以林泽这个角度正好能够看见他嘴边勾起的一抹弧度,“大旭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林泽没说话,这样的话茬他可不想接。

    胡暮没听见回复,甚至转头看他,似乎想知道他脸上是啥表情。

    “小心点。”林泽一脸黑线,推了推胡暮裸露在外面的健壮手臂。

    “怎么不说话了?”胡暮笑了一下问道。

    “你见过恶鬼吗?”林泽顿了片刻,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胡暮都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恶鬼,那种会夺人身体的恶鬼,你见过没有?”

    看不清胡暮脸上的神情,只见他用一种极为平淡的语气的说道:“一般这种鬼只会针对那些灵魂不稳定的人,怎么你遇见过?”

    林泽叹了口气,试探道:“如果我说我能见到鬼,你相信不?”

    胡暮一直没吭声,就在快要到集市的时候,才突然道,“我们这边的守墓人每个都能见到那东西,墓地可比其他地方恐怖的多。”

    没头没尾说了这么一句话,林泽下了车就这么看着胡暮把车锁了,然后大步向前走。

    林泽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胡暮转头冲他喊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墓地所有人都能看见鬼这说明什么,说明林泽根本没可能从其中找到任何因为恶鬼出现而惊慌失措的玩家,毕竟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条件,甚至是那些NPC。

    “刚才怎么发起呆来了,走吧,你妈说让我带你去理发,先把头发理了,在弄其他的事。”胡暮揽着他肩膀,像是很熟悉这里的路一样,七拐八拐的弯进一个小巷子里。

    指着那因为长久不修而掉色的招牌,胡暮笑着看向林泽,“这地方我经常来,手艺不错。”

    林泽头发油的都快不能见人,当然相比这个而言,那些不知在何处的玩家才是更让他提心吊胆。

    还没走进去,一股洗发水的味道扑鼻而来,夹杂着些许令人不太舒服的气味,简直让人难受无比。

    林泽跟在胡暮后面没看见里面的情况,等他从后面走出来的时候,顿时身体就僵硬在原地。

    不大的地方只有两个人,那个圆脸年轻理发师正在和一个年级较大的老头说话,看见有生意,就站了起来,“要做什么发型?”他盯着林泽看,显然知道他的头发更需要修剪,胡暮剃着板寸的头发直直的竖着,那张古铜色的脸颊上面无表情,理发师盯着胡暮看了一会才转头询问林泽。

    林泽手臂不受控制的抖动,他试图缓解这种情况,但是根本没用,反而抖动的更加厉害。

    胡暮瞧了林泽一眼,“也给他理个板寸吧。”

    林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下的,等他已经能够正常动作的时候,僵直的手指攥了攥,耳边是那个理发师带着笑意的声音,“你看看,满意不?”

    林泽抬头,根本没注意自己的发型,他直直的盯着那隔着镜子趴在理发师背上和他对视的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