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二狗子,吃饭了。”年迈的老人站在田边,一瘸一拐的朝他挥舞着手臂,年轻时就响亮的声音如今依旧清脆,整个麦田里还没回家的壮实小伙子都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林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抬头看了看刺眼的大太阳,应了一声。

    距他穿过来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从遇见那个不知名的,自称为系统的家伙,他已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了60天,听说还有其他的几个人也跟着穿了过来,还真是期待与他们碰面。

    “叮,宿主的目标是隐藏自己的身份,并且躲避其他几个人的追杀。”

    “好了,好了。”林泽叹口气,他想起之前黑蛋看见自己下地干农活时满脸吃惊的表情,忍不住问道,“000,你说我现在的演戏可以打几分?”

    不等他回答又翻动着铁锹,“算了算了,还是别回答了。”

    弄完最后一小块田地,林泽走上田路边,跺跺脚,一些小块的结成硬泥巴的土都落了下来。

    细心的整理着儿子被揉的皱巴巴的衣襟,老人眼中带着慈祥的色彩,“你看看,拦着不让我一起干活,现在这么吃力了吧。”

    林泽摇了摇头,黝黑的脸颊被晒的通红,眼睛眯了眯,有些晕,大概是在田里蹲久了。

    摸了摸林泽的手背,老人心疼的用眼睛不断地扫视着他被晒成熟透的皮皮虾的脸蛋,“回去喝点鸡汤,我一早上起来就开始炖的。”

    农村一只鸡就等于很多只鸡蛋,除了过年杀一只鸡,平时连鸡腥味都闻不到,林泽才下地干了一早上的农活,老人就心疼成这幅模样,怪不得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会死在女人的身上。

    “妈,我没事。”林泽拍了拍老人的手背,“对了,妈,你身上抹了什么膏,怎么这么香?”

    王翠芳抬手摸了摸耳边的金银花,“傻小子,妈戴了金银花,这花是妈在岸边摘的。”

    林泽点点头,王翠芳今年65岁,可是穿着还是很讲究,发鬓梳的很整齐,几个黑色发夹将那些白发都藏在了黑色头发的后面,整个人显得很精神,也不知道这么一个老人怎么生出王大旭这个混小子。

    刚走进屋里,坐在屋堂里的王小旭瞪了林泽一眼,抱着碗,噗嗤噗嗤走向了房屋里面,林泽从过来的第一天就发现,这个所谓的他的亲弟弟好像对他有着莫名的厌恶,挑了挑眉,安抚着扶着膝盖骨就在屋堂里骂骂咧咧的老人,老人很精明,王小旭瞪他的一眼也看到了,什么“不孝子,孽子,要逼死我是吗,”等等的话都冒了出来,眼睛里却没有一点泪水,哧溜着快要落下来的口水,老人吸口气,像是准备开始另一个骂战。

    “妈,我饿了。”

    “妈知道了,妈知道了。”王翠芳走路很慢,到她这个年龄,一点小磕小碰都能要人命。

    林泽端着碗,蹲在门边,其实他从一开始穿越过来就很怀疑王小旭的身份,如果他真的是另一个挑战者,那么他的反常他是最清楚的,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系统之前可没透露给他任何东西,一切线索都还在摸索阶段。

    这个地方类似于偏远的山区,满眼望去都是大山,有什么大病小灾的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据说这句身体的父亲就是这么死的。

    到死都是躺在自家的床上,真是可怜。

    “来,大旭,吃鸡腿。”王翠芳笑眯眯的用筷子把鸡腿从自己碗里夹到林泽碗里,顺便还啧啧嘴,“这鸡汤炖了这么久,果然鲜的很,大旭,吃完饭记得称点。”

    说起来,这还是林泽来这里这么久第一次吃鸡,不过此时他可没心情吃,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透过缝隙看着前面的视线。

    “小胡,怎么这时候来了,还没吃饭吧,来,来我们这儿吃。”王翠芳热情的说道。

    胡暮,林泽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他告诉林泽,他是躺在女人肚皮上,被他搬过来的,也是林泽第二个怀疑对象。

    不过,林泽看了眼王翠芳笑容满面却磨磨唧唧的动作,撇了撇嘴,一年难得吃一次的鸡,怎么可能会让外人碰一点?

    果然小胡尴尬的看了王大旭一眼,摆摆手道,“王姨,不用了,我吃过了。”

    话还没说完,王翠芳还没迈过门槛一步的小脚顺势收了回来,“吃过了那就算了,对了,小胡,你来我家什么事啊?”

    胡暮似乎愣了愣,片刻嘴边才挂上一抹笑容,抬了抬手上的红色塑料袋,“我妈今天在菜园里采了不少的豌豆,让我也给你家送来一些。”

    听到这话,林泽微微侧头看了眼王翠芳,他刚来的第一天就知道王翠芳和胡美丽两家关系很微妙,果然王翠芳满脸笑容,可是林泽却知道王翠芳心里不是那么开心。

    “哎呀,你妈也太热情了。”说是这么说,王翠芳的小脚也是没动一下。

    胡暮挠了挠头,将手里的袋子放在了院子里的石头桌上,“王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王翠芳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嗯。”

    王小旭也不知有没有看到王翠芳瞬间变脸的一幕,等到胡暮走了一会,才站起身,路过林泽旁边的时候,还有意无意撞了撞他。

    幼稚,林泽低着头默默想到,王翠芳拎起手里的袋子,叹了口气,其实林泽也不太确定那是不是叹气声,毕竟那声音太轻了,穿堂风的声音又太大。

    慢吞吞的走过林泽身边,王翠芳像是才想起来般,转头慈祥的眯了眯眼,“明天你跟胡暮出集市买点东西,”说着,腿脚还算利索的老人快步走到房子里,一直到林泽吃完饭,抹了抹嘴,老人才笑眯眯的出来,手里拿着一坨用红色布料包裹住的东西。

    林泽曾经在自己奶奶那里看见过这种类似的包装,知道老人就喜欢把贵重的东西层层叠叠的包着,不过王大旭不是把家里的值钱东西都搜走了吗,怎么还会有钱出现。

    事实证明,果然是他想多了,老人从里面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