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90后风水师 > 第十二章 升符画图

第十二章 升符画图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90后风水师最新章节!

    “我给你机会逃,逃回你的东荒去,听明白了吗?”煌圣子冷漠自大,已经将我视作必死之人。

    以他天丹巅峰的实力,根本不屑杀我这个地丹巅峰,因此,他玩游戏呢。

    他巴不得我逃,一逃就永世抬不起头来了,以后只能在东荒混了。

    我现在要么选择死要么选择丧失尊严。

    可惜,我两样都不会选择。

    “不如我给你机会逃,在我得到河图之后,你要是还在大禹河,我让你去见阳狄圣子。”我擦了擦嘴角的血,冷淡回应。

    煌圣子怔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四面八方,江河两岸,无数修士也以为自己听错了。

    随即,若圣女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一双丹凤眼笑得上挑,仿佛个厉鬼似的。

    “有趣,太有趣了!”若圣女笑个不停,还故意询问四周人:“谁去过东荒啊?我想问问,他们东荒人一直都这么勇敢的吗?”

    “哈哈。”哄笑大作,这里九成人都有意讨好符门,自然跟着嘲笑。

    剩下一成人不吭声,权当看戏。

    也只有南梦愤怒,要帮我出头,不过被我拦住了。

    我跟煌圣子的事,倒是不必巫门出头了。

    在这大禹河直接解决掉吧。

    “好胆,你虽然弱小,但胆子很大,我喜欢。”煌圣子弯了一下嘴角,终于不是面无表情了,他指着我道;“你等我,我也等你,我们看看,谁会逃。”

    “乐意奉陪。”我接下了挑战书,这次决一死战。

    煌圣子咧嘴一笑,然后沿着河岸走了起来,还命令自己的手下:“布阵升符,我想尽快得到河图,听明白了吗?”

    “明白!”符门来了几十个圣子圣女,都是北浩土的骄子,此刻立刻行动了起来。

    他们分成两批,一岸一批,站在了不同的方位,身上涌现了淡淡的红光,威势惊人。

    众人赶忙后退,远离河岸。

    有高手叫道:“他们要升符了,恐怕要禁锢河面,千万别被他们的符碰到了!”

    话音一落,那几十个圣子圣女同时结印,打出了相同的手势。

    霎时间,一道道红符凭空出现,一人掌控一张,迎风变大,迅速旋转,笼向河面。

    我感应到了惊人的气息,符门的手法不同寻常,那些符箓都很强大,一张接一张,由符化阵,相当于一条条锁链,可以禁锢万物。

    更何况几十个圣子圣女同时操控?

    不过几息,大禹河面最宽阔的一带已经被红符覆盖了,这些红符每一张都有丈许长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此刻接连成了巨大的“毯子”,盖在了河面上。

    众人看得啧啧称奇,议论纷纷。

    我凝视红符,能感应到每一张红符都在捕捉星光,而且不是捕捉来自夜空的星光,而是捕捉大禹河中的星光。

    星光姣姣入大河,河面倒映着上古星空,一颗颗星辰都映在水里。

    红符就是要捕捉水中的星光。

    仿佛一张宣纸,铺在了墨水上。

    符门显然对上古星空非常了解,懂得从河面下手。

    我们所有人都注视着,看看符门能搞出个什么花样来。

    终于,红符不再晃动,静悄悄地铺在河面。

    也是这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红符上面映透出了星光。

    仿佛水底有人用电筒在照射上方一样。

    一颗颗星辰的光芒跟夜空相呼应,然后就映透了红符。

    我都不由眼睛一亮,好手段,好符箓!

    这一手升符,其实就是在勾勒上古星空最真实的模样,这相当于打印了。

    短短数秒,红符上已经满是星斑了,一颗颗星辰的光芒透射出来,十分清晰,一目了然。

    煌圣子飞空起,站在河面上空,大手朝下一抓,似抓住了无尽星光。

    随后他指尖勾勒图案,以红符作纸,星光为墨,画起图来。

    众人看得震惊不已,因为煌圣子可以掌控星光来作图。

    我也微微点头,确实不简单。

    煌圣子不是巫人,也不懂巫术,但能掌控星光,这是硬实力太强大了,强行掌控。

    就像我用太清气来抓地气一样。

    上古星光远非地气能比,煌圣子能抓住,可见他不凡。

    我继续看着,也就半刻钟,煌圣子画完了。

    他负手悬立高空,俯瞰着河面红符。

    众人都看过去,再次震撼,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色。

    “河图,是河图!”

    “天啊,煌圣子画出了河图,好大!”

    “不可思议的手法,以符作纸,以光作笔,上古星空图的真实模样跃于河面了!”

    人人激昂,对煌圣子顶礼膜拜。

    我的巫皇眼闪动,也看了个通透。

    煌圣子画的河图十分夸张,占据了整个百丈河面,在一道道红符上亮闪闪的。

    星星、阵线、斑点、方型……十数合五方被他勾勒得极其完美,没有一丝缺陷。

    这样的河图给人的冲击力极强,不过我感觉还是卵用没有,跟我随手画的河图其实是一样的。

    河图可画不可视,画得再漂亮也没用。

    关键在于“视”。

    必须真实地看见河图悬挂上古星空,那样才能更进一步去了解、掌控。

    可无人能看见夜空中的河图,夜空中只有无规律的星星,一颗又一颗,谁也看不懂,包括我。

    “毫无用处的花哨图案。”我旁边,南梦开口,却是一声嗤笑。

    她作为南诏古国神女的后裔,对巫术的造诣极高,自然能看出画出来的河图毫无卵用。

    不过别人不觉得,都对煌圣子顶礼膜拜呢。

    煌圣子一言不发,他看了良久,然后绕着河面飞行了几圈,查看每一个斑点,久久不语。

    而两岸,诸多圣子圣女已经汗流浃背了,他们操控红符承载着星光,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很多人已经力竭了。

    但煌圣子并不在意,他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道:“必须等星光更加亮才行,现在的倒影还不够。”

    他说罢落地,抬头仰望星空,就这么等了起来。

    枯圣子和若圣女也等着,三人都很专注,并不理会其余圣子圣女。

    那帮人只能苦苦支撑,一边流汗一边颤抖,等待星光更亮。

    南梦见状,跟我低语:“李公子,星光最亮的时候,你接近夜空看看,我去过十几次了,感觉河图近在咫尺,可总是看不到它在哪里,可能跟我无缘吧。”

    跟神女后裔都无缘,那跟我估计够呛。

    不过我有巫皇眼,或许能强行有缘。

    我点头表示明白,现在看了河面了,也该升空去看看星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