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混沌天帝诀 > 第2390章 张诚的心思

第2390章 张诚的心思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混沌天帝诀最新章节!

    第2390章 张诚的心思

    李湘君听到楚剑秋这话,顿时气得浑身发抖,她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这个混蛋。

    这混蛋对苏姐姐和贡师姐态度都好得不得了,偏偏对她就没有多少好脸色,不是骂她小傻妞,就是骂她脑子进水,脑袋被门夹。

    自从遇到这个混蛋到现在,她就没有从这混蛋口中听到过多少好话。

    李湘君不由觉得很是委屈,这混蛋实在太偏心了!

    楚剑秋并没有理会李湘君心中上演的大戏,他走到金焰破山弩面前,伸手摸了摸这具庞然大物身上那冰冷的黝黑金属,脸上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神色。

    当时花费了整整二十五亿七品灵石拍下这台金焰破山弩,从今天这金焰破山弩所爆发出来的威力来看,这二十五亿七品灵石,花得还算挺值。

    刚才这金焰破山弩所爆发出来的恐怖无比一击,都足以威胁到天尊境巅峰的强者了,当时宝通商行对金焰破山弩威力的宣传,的确没有夸大。

    要不是朴淼修炼了黑鳞魔体,肉身防御力远比普通的武者强悍得多,又加上在危急之际出手挡了一下,否则,他十有八九都会当场毙命。

    刚才那一击,若是换作其他没有修炼黑鳞魔体的天尊境后期的武者,是绝对无法在那么恐怖的攻击之下活下来的。

    只是这金焰破山弩的威力虽然没得说,但最大的缺点就是耗费的灵石太过恐怖了。

    刚才那一击,就消耗了整整一亿七品灵石。

    这要是多爆发几下,那简直是在他的心头上割肉。

    “公子,这金焰破山弩真是末将从所未见的战争兵器,有了这金焰破山弩,即使是天尊境巅峰的强者,我们玄剑宗都有把握应付。这金焰破山弩,真是堪称我们玄剑宗的镇宗之宝!”张诚看着那巍峨恐怖的金焰破山弩,很是赞叹地说道。

    随着玄剑宗的日渐强大,玄剑宗所面对的敌人也越来越强,他们机关营在玄剑宗所发挥的作用反而越来越小了。

    倒不是他们机关营的进步比其他军营慢,论起军营中武者的平均修为,如今机关营的将士,也就仅次于神箭军、楚军和暗夜营而已。

    但是他们机关营的战斗方式,擅长的都是运用各种机关兵器作战。

    而玄剑宗这些年来虽然发展迅速,各方面都提升得极快,但是唯一发展比较慢的,反而就是机关营的机关兵器了。

    玄剑宗虽然也有不少的乙级战船,但是这些乙级战船,在这种大规模的战争中,还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

    要想在这种程度的战争上发挥作用的,至少也得是甲级战船。

    但可惜的是,玄剑宗到目前为止,连一艘甲级战船都没有,这也就导致了在最近几年中,机关营所立的战功,几乎是所有军营之中立功最少的,连南洲战部的五大军营都比不上,因为南洲战部五大军营,好歹还有战阵甲兵。

    这使得张诚这个机关营的主将委实是有些憋屈,毕竟当初他们机关营可是玄剑宗赫赫有名的五大军营之一,战力之强悍,也就仅次于神箭军而已。

    如今机关营所立的战功,都差不多在玄剑宗的所有军营之中排行倒数了,这让张诚感觉很是脸面无光,机关营将士的士气最近也颇受影响。

    甚至都有一些将士在打算着退出机关营,转投玄剑宗的其他军营了。

    若是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机关营的人才流失,这是迟早的事情,毕竟玄剑宗军部之中,可是并不禁止将士在各大军营之中的流动。

    玄剑宗的各大军营和将士之间,是双向选择的,各大军营有选择是否录用将士的权利,而各军将士也同样有选择加入哪一个军营的权利。

    不过,一般情况下,一名将士在选择加入一个军营之后,除非感觉该军营实在不适合自己的发展,否则,基本上不会退出自己所在军营转投其他军营的。

    毕竟一名将士在自己的军营之中呆久了,对自己所在的军营都是很有归属感和荣誉感的。

    但是像机关营这样,久久不能赚取战功,使得战功排名在各大军营之中长期垫底的军营,可就难说了。

    毕竟现在机关营的将士,在其他军营的将士面前,委实有点抬不起头来,几乎都到了没脸见人的地步。

    张诚本来对于此事一直忧心忡忡,但是今天见识到了金焰破山弩的威力之后,张诚的信心立即就起来了。

    有了金焰破山弩,他们机关营必然会重振雄风,重新夺回当年玄剑宗五大军营的荣誉。

    “张将军,你这牛皮吹得有点大了吧,这金焰破山弩的威力虽然的确不俗,但也不至于就能够成为玄剑宗的镇山之宝这么夸张吧,本姑娘用七阶下品的战阵甲兵所发挥的威力,就半点不弱于这金焰破山弩的全力一击,而且七阶下品战阵甲兵,比你这金焰破山弩还灵活得多呢!”贡涵蕴听到张诚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吹这么大的牛皮,在唬谁呢!

    楚剑秋闻言,顿时瞥了贡涵蕴一眼,心中不由一阵无语,这暴力妞争强好胜之心还真强,连这事都这么较真,怪不得和梁雁玲那么臭味相投了。

    张诚被贡涵蕴这话说得不由满脸通红,只是他知道这娘们有些不可理喻,而且和梁雁玲的关系还很铁,只能心中默默念了一句好男不与女斗,否则,一旦得罪了她,万一她向梁雁玲打小报告,指不定梁雁玲就给自己穿小鞋了。

    况且,这娘们连公子都惹不起她,自己还是识趣点好。

    “贡姑娘说得对,是末将刚才的话有些欠妥了!”张诚顿时赔笑着说道。

    贡涵蕴听到这话,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楚剑秋见状,顿时不由无语地瞥了张诚一眼,老张,你能不能有点骨气,这就服软了,这未免也太怂了吧!

    楚剑秋懒得去理会他们这种破事,操控防御大阵,打开了一个阵法缺口,从城中飞了出去,到城外捡回了一支手臂粗细,数十丈长的巨大弩箭,这就是刚才重创朴淼的金焰破山弩箭。

    这金焰破山弩箭造价十分昂贵,能够回收,楚剑秋自然要尽量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