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强势婚爱:豪门老公轻点宠 > 第1876章:我真的很讨厌你!

第1876章:我真的很讨厌你!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强势婚爱:豪门老公轻点宠最新章节!

    第1876章:我真的很讨厌你!

    她要上得厅堂,要拿得出手。

    关希晴在这里任职,专门教舞蹈,也算是一份工作。

    “这个动作要再放开一点,手是这样的,要有力度,柔中带刚……”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紧接着是陆依姮的声音,“关老师,有空吗?”

    关希晴正在纠正学生的姿势,这个时候抬起头来:“陆依姮?”

    “对啊,看见我,很奇怪吗?”

    关希晴笑了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找我。”

    “为什么不能来找你,”陆依姮反问道,“是因为你觉得,现在的我应该还在荒郊野外吗?”

    关希晴一脸的无辜:“你在说什么?”

    “哦……差点忘记了,装傻充愣是你的强项。”陆依姮一笑,“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也不等关希晴回答,她转身就走了。

    她转身的同时,关希晴脸上的笑也立刻凝固了。

    虽然说,关希晴没指望昨晚的事情,能够把陆依姮怎么样,但吓一吓她,让她长个记性,出口恶气也是好的,可是为什么陆依姮看起来……却跟没事人一样?

    她不应该害怕、恐惧,需要好几天才缓过来吗?

    陆依姮这个女人,还真不是好惹的。

    关希晴走出教室:“你找我什么事,尽快说吧。学生还在里面等着我。”

    陆依姮靠在墙壁上,双手抱臂,笑吟吟的看着她:“昨晚……你在哪?”

    “我上完课,就回关家了。”

    “没干点别的?”

    关希晴十分镇定:“我需要做什么吗?陆依姮,你是千金大小姐,我的身份不如你,我也知道惹不起你。但我希望,你不要没事找事。”

    “我没事找事?”陆依姮都要乐了,“我都找到证据了,你非要我亮出来?”

    “证据?什么证据?我还是不懂你的意思。”

    陆依姮走到她面前,站定。

    因为她特意穿了十公分的高跟鞋,所以她足足比关希晴高了一个头。

    从身高上就有压迫感,这是成功的关键之一。

    “你当路口那么多监控是摆设?”陆依姮问,“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就你关希晴聪明绝顶?你以为出租车司机收了你的钱,就会闭口不提,一个字都不泄露?”

    关希晴的表情有些绷不住了,但还是努力的控制着:“如果你是来无理取闹的话,抱歉,我没这个时间。”

    她想走。

    结果,还没迈开脚步,就被陆依姮一把抓住了。

    “躲什么,心虚了?”她问,“我刚刚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真的。而你,敢做却不敢认?”

    “我没做过,为什么要认!”

    陆依姮咬咬牙,这个关希晴,还真是能装。

    不过这模样,也就骗骗男人吧,尤其是傅胜安这种直男大少爷,没见过几个女人!

    她已经从关希晴乱转动的眼珠,还有藏不住的慌乱之中,越发的肯定自己的想法!

    昨天晚上那样的情况,就她和司机,如果真想要把她怎么样,完全可以下手,杀人灭口。

    可是,司机很怕她会出事,一看她要跳车,连忙就停下了。

    说明……没有人想要陆依姮的命,就是要吓唬她。

    大费周章的,就为了让她受惊,在郊外待一晚上,想整蛊她又怕她出事,这不就是关希晴会干得出来的事情么?

    毕竟关希晴没这个实力,一旦出事,陆家傅家肯定能查出来,她这辈子都完了。

    “实话跟你说吧。”陆依姮下巴一扬,笑了,“路口的监控都调取了,你找的那个司机都已经控制了。昨天晚上,车子还没出城,就被我识破了。所以,我根本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关希晴眼神闪躲,还有一丝藏不住的泄气。

    为什么会这样!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现在能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陆依姮说着,声音一扬,语气极其严厉,大声的呵斥道,“关希晴,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气势在,声音在,陆依姮的表演……可以打满分。

    来之前,她可是跟沈云尔请教了一下的。

    姜怀思阿姨是影视圈的大满贯影后,云尔女承母业,演戏也是一等一的好。

    唬住一个关希晴,根本不在话下。

    所以,在陆依姮如此精密的计划里,关希晴根本招架不住。

    陆依姮更进一步的咄咄逼人:“敢给傅胜安下药,想要生米煮成熟饭嫁入傅家。现在,还敢算计我,置我的安危于不顾……以后,你还能干出更阴险的事情来!”

    “你是在强行把罪名加在我身上!”

    “好啊,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非要我把证据摆在你面前。”说着,陆依姮拿出手机,“我现在就给你指使的那个司机打电话,听听他是怎么一一招供的。”

    她装模作样的打开通讯录。

    关希晴已经心惊胆战了,整个人处于极度惶恐的状态中。

    见陆依姮要拨通电话,她再也忍不住了,伸手就去抢。

    陆依姮早就用眼角余光注意着她,见她来抢,故意慢了一步躲开,让她抢走了手机。

    随后,陆依姮喊道:“喂,关希晴,你干什么!手机还我!”

    “陆依姮,我真的很讨厌你!”关希晴盯着她,眼睛里都是嫉妒和愤恨,“我最厌恶的,就是你仗着家世优越,在我面前高高在上的样子!你已经拥有了这么多,比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要幸福,都要富有了,为什么还要抢走我的胜安!”

    “我抢走傅胜安?”

    “对!”

    “那不是得好好感谢你,为我做了嫁衣裳吗?”陆依姮反问,“是你给他下了药,才成全了我的!”

    关希晴咬牙切齿:“可你也爱着胜安!”

    “是,我爱他。”陆依姮点头,“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留住他。反而是你,关希晴,你都拥有了他的爱,居然还能干出这种勾当!”

    “因为我没有底气!我也没有家世背景!我母亲虽然是正室,是妻子,但她在家里的地位,比我还要低!如果失去了傅家,我在关家的一切都会被收走,我必须要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