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强势婚爱:豪门老公轻点宠 > 第1875章:婚姻的意义

第1875章:婚姻的意义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强势婚爱:豪门老公轻点宠最新章节!

    第1875章:婚姻的意义

    “这是哪里,好黑好黑,好多虫子,我害怕。”

    “有没有人啊,来救救我,爸爸,妈妈……傅胜安,傅胜安救救我。”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为什么要把我丢在这里,我做错了什么……”

    陆依姮喃喃自语,说着梦话。

    傅胜安知道,她做噩梦了。

    “姮姮,姮姮?”他凑过去,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醒醒,不要害怕,那是噩梦,我在这里。”

    原来,下意识的,他也会唤她“姮姮”。

    大家都这么叫她的,他也不例外。

    只是最近……他总是连名带姓的叫她,显得生疏了不少。

    “姮姮,”傅胜安的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别怕,这是家里,很安全,什么虫子都没有。”

    陆依姮慢慢的平静下来,只是,她依然还在哭。

    傅胜安就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擦去她眼角的泪。

    就这么持续了十多分钟,陆依姮终于从噩梦里走了出来,沉沉睡去。

    他也长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时,天已经大亮了。

    傅胜安看了一眼时间,起身下床,轻轻的离开了房间。

    楼下客厅里,管家指挥着佣人在打扫卫生,看见傅胜安的身影,马上迎了上来;“傅先生,您这么早就起床了。”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

    哪里是起得早,是根本就没睡。

    管家见他神色疲惫,连忙让厨房现磨了一杯咖啡,送了过来。

    傅胜安喝了几口,站在窗户前,眺望着远处。

    “你说……”他忽然开口,问道,“陆依姮住进来之后,家里有什么变化么?”

    管家立刻回答:“当然有了,傅先生。太太住进来,家里就有了女主人,更热闹更有人气了。而且,太太又是您的发小,大家都熟悉,脾气又好没什么架子,跟佣人们相处起来也非常的融洽。”

    “还有呢?”

    “等以后啊,您和太太有了孩子,这人丁兴旺,就更为热闹了。”

    傅胜安又问:“就这些?”

    管家也不知道傅先生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斟酌了一下,回答:“傅先生,结婚之后,您难道没有觉得……不再孤独了吗?”

    孤独?

    傅胜安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足足愣了好久。

    他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好一会儿,才低低的说道:“孤独?”

    他不是独生子女,有妹妹,有朋友,云承知应辉他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哥们儿。

    后来,外出留学,再回来工作接管傅氏的公司,他的生活,就是工作。

    现在他结婚了,有了妻子,每天早上上班前和下班回家之后,都能看见陆依姮。

    他不再是彻头彻尾的一个人了。

    “是呀,傅先生,”管家说,“以后,就一直都有太太陪在您身边了。婚姻的意义,不就是这个吗?”

    他没说话,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黑咖啡很苦,但他习惯了一直喝。

    就像他从前,从不觉得自己孤独,但今天管家这么一说,他倒是恍然觉得,之前一个人,是太寂寞了些。

    结婚和单身之间,还是存在着巨大的区别。

    “她还在睡觉。”傅胜安转身,往餐厅走去,“不要去打扰她,让她多睡一会儿。厨房备着早餐,等她醒来就随时可以吃。”

    “好的傅先生,您真记挂太太。”

    他垂下眼,神色慢慢发冷,因为这样的自己,他觉得非常陌生。

    他不该对陆依姮这么好的。

    但是却总在无意识的时候,他会牵挂她。

    一定是因为多年情分,而不是因为……她是他妻子。

    看着傅胜安往外走的身影,管家露出了笑容,又转头看了一眼二楼。

    果然是新婚燕尔啊,傅先生瞧着就是一晚上没睡,年轻人,就是精力好。

    等陆依姮醒来时,都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她翻了个身,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看,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主卧装修,才恍然发觉,自己是在傅园。

    她已经嫁为人妻了,不再是住在陆家里的快乐小公主。

    回想起昨天晚上,陆依姮还是惊心动魄。

    今天她是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公司了,请假吧。

    “太太,”见她下楼,佣人立刻停下脚步,“您起床了,需要现在用餐吗?”

    “嗯,麻烦了。”

    “不麻烦的,傅先生早就说过要给您备着,一直都在温着呢。”

    陆依姮嘀咕两句:“算他有点良心。”

    腿也不痛了,也不害怕了,精神也不高度紧张,果然啊……陆依姮想,人还是要被宠着。

    有人宠着,再大的苦难都能挺过去,何况她这区区惊吓。

    餐食非常丰盛,有七八种,陆依姮一边喝着粥,脑子一边转得飞快。

    昨天晚上,到底是谁指使出租车司机骗她上车,把她给载到荒郊野外的?

    关希晴?

    她只想到了这个女人。

    行,不管是不是,她有办法知道的。

    陆依姮重重的咬下嘴里的大颗虾仁。

    一旁伺候的佣人看见她这副模样,往后退了几步,有些害怕。

    这……这眼神,这杀气,太太是想要做什么?

    陆依姮吃完早餐,换了衣服化了妆,还特意涂了一个大红唇,头发微卷,柔顺的垂在身后,准备出门。

    站在车库里,看着停得笔直的一排豪车,她从头看到尾,选中了那辆红色的法拉利。

    和她今天的气场吻合。

    要去撕逼嘛,那自然气势要足,要随随便便往那一站,就让人望而生畏。

    跑车的轰鸣声响彻整个傅园。

    佣人们交头接耳——

    “太太今天好像很不一样啊。”

    “是啊,这架势,像是要去跟人打架。”

    “太太脾气向来挺好的啊,谁得罪她了?”

    “不知道啊……”

    陆依姮开着跑车,十分拉风,回头率十足。

    车子张扬的驶过京城的马路,最后,在一家舞蹈室前停了下来。

    她取下墨镜,径直往里走去,连门口的保安都不敢拦她。

    这就是关希晴上班的地方。

    关家对关希晴的培养,就是冲着温婉贤惠的方向培养的,为她能够嫁入豪门做准备。

    所以琴棋书画,茶艺形体,马术高尔夫等等,那些富家贵族的休闲娱乐,关希晴都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