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奶爸戏精 > 第三千八百十九章 畏如猛虎!

第三千八百十九章 畏如猛虎!

作者:面包不如馒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奶爸戏精最新章节!

    “大伯,您看这孩子……”早就退休了的孙屯田为难地看着老孙头。

    老孙头呲溜一口小酒,光着脚在天下第一村的村委会炕头上抖着腿。

    悠闲。

    这帮老爷子现在最大的特点就是悠闲,每天三饱两倒小日子过的很老神仙似的。

    就台上,前几天过来转悠的时候还羡慕地说当时应该给自己留个院子呢。

    但老孙头这会儿心情不怎么好的!

    孙屯田是他的侄子,是他弟弟的儿子。

    他弟弟也算是一位英雄好汉,一身伤病五十多岁就去世了,当时从身体里面拿出来的弹片重量超过半斤。

    可这个儿子……

    你干啥不好把你儿子送到娱乐圈?

    “我看你就是欠揍,你家那小子,一天到晚大背头装的跟个人儿似的,没那份本事,你让他在那个圈子里混什么?”老孙头批评,“还不如叫回来算了,我还有二亩地可以交给他种。”

    这就有点……那什么啦。

    老梁头眯了一觉起来,看看才是前半夜,不满地嘟囔一声:“他娘的,咋还不天亮呢。”

    然后伸手在炕桌上一抓,今天刚到的猕猴桃干扔嘴里嘎吱嘎吱。

    孙屯田满嘴酸水啊。

    这帮老爷子,自家不回去守着这个小屋也就罢了可这吃相咋看都有点难看啊。

    老孙头嘲笑:“你就不懂了,我们这就叫自在——老梁,你他娘的吃光了明天吃啥?”

    “多着呢。”老梁头悠然自得道,刚说完,老景头老杨头几个溜达着从外头进来,老景头埋怨着,女儿回来了,老太太的娘家也来了几个人,“我就那么点好吃的全让他们给吃光了。”

    老杨头更恼火:“我招谁惹谁了,十来斤好吃的,好,等我颠儿颠回家一看,好嘛,左邻右舍全给我抢光了。这帮王八蛋,想让村长照顾一下,都不好意思开口……”

    “扯淡的不好意思,混到这里的人,有几个会觉着不好意思的,他们只是既想要照顾的待遇,又不想在原则性的问题上跟咱们保持同步,这帮三孙子。”老梁头骂道,“过两天再邮寄,咱们得让直接送到咱们村委会来,那帮人不能给,现在还有人打着咱家孩子的旗号给他们家孩子办事的人,你说这多欠抽。”

    一听到要干架,后头溜达着回来的老郑头嗖的一下跳上炕。

    咋的?

    你们还真敢去干架啊?

    “你就说,这排兵布阵怎么搞,我前面硬刚,你们在后头下手,反正我级别很高,他们谁敢对我下死手?这次得解决这帮三孙子!”老郑头张牙舞爪道。

    孙屯田快哭了都。

    我是真有事儿找您老商量啊。

    “他们见过的,你让直接找,真要是有能耐,你就不要管,人家自然会给他剧本,要是没能耐,那你尽早打消你那点小心思!”老孙头严厉地批评道,“那个队伍是扛着大旗迎风冲,你去给人家添乱,那耽误的不是你儿子的前途那么小的事,那是我们的文化事业求发展求突破的大前途!”

    孙屯田讪笑:“这不是怕被打出来吗——”

    “没干啥坏事打你干什么?你给吃饭前?”老孙头眼睛一瞪很是生气地道。

    “别吓坏小孙。”老景头给出了个主意,“你打个电话说一下,孩子也就号去了,算起来,他们是同辈,你一个长辈,又没啥劣迹,你怎么就不敢打电话亲自询问呢?!”

    这……

    孙屯田咬紧牙关拿出手机,为了儿女们这张脸不要也就不要了吧!

    关荫这会儿正在辅都大学转悠呢,主要是大姑娘们想在这些著名院校转一圈儿。

    “我是没学到啥文化,去年开会的时候人家说的啥我就听不懂的,回头认真复习了一下高中的教科书,才发现该学的东西太多了,总之,多学点课本上的知识可能没用,但用起来的时候要是没这点积累那就真不行!”向美媛态度很坚决地道,“我报考了帝影的研究生,复习的时候又发现别的都好说,文化课根本就很难过得去,这两年得一边拍戏一边挤时间多看点书,也要多看看这些顶尖学校……”

    “你等会!”一学生拿出手机兴奋道,“来,把刚才那句话再说一遍。”

    什么?

    那家伙乐道:“就是那句顶尖学校,你把这个重复几遍我发网上去。”

    这帮人有时候能把人气死,说正经事儿呢你提出这个干啥?

    “你们是不知道我们学校遭遇的待遇,出去一说人家帝大的理工的,提起辅都的大学就知道个辅都艺术大学,因为出美女。我们辅大差啥啦?那是响当当的甲级国家名牌大学,那也是出了不少人才的好不好?动不动就说我们学校没啥好校友,说得好像能考得上我们学校似的。”还有几个女土匪更粗暴,她们拿着手机要求立字据,“你惹事精来了一趟就得留下点啥,你就留一句‘辅都大学最好,辅都大学流批’就可以了,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关荫一恼火,你们忘了我是那个学校初审了吗?

    “我帝师不服知道吗?”关荫打算跟这帮人好好谈一谈什么叫“天下第一师范大学”来着。

    学生们一起撇嘴鄙夷,你那破母校再厉害能在帝都当第一学校吗?

    我们学校就是辅都第一人!

    不服?

    “行行行,你们的母校天下第一,我接个电话,等下反驳你这种错误的观点,见鬼了,我堂堂狄世德地位……喂,你谁啊?”关荫问。

    学生们一起冲他拱手表达佩服的意图。

    这人的电话要不是什么大佬就是什么财主,他一个你谁啊这就有点过分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一定不是普通人。

    那肯定不是普通人,张九龄找了渠道才给他老爹弄了个十分吉祥的手机号来着。

    孙屯田赔笑:“关老师可能不知道我,我是那个谁,孙九龄,那就我儿子。”

    “哦,知道知道,你要说孙九龄的事情还是他有什么想法?”关荫直接问。

    孙屯田沮丧地道:“这孩子最近很少看到优秀的剧本了,前几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本还不错的剧本结果人家出价更高就拿走了……”

    “那行,我找他询问,这些事儿我们联系就行了,咱们差着辈儿呢。”关荫当然更愿意跟孙九龄这些同一辈的打交道。

    毕竟孙屯田是老人了,他总不能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就算看在老孙头的面子上那也得给人家留点情面才行啊。

    孙屯田傻了,这就答应了?

    说好的很难说话呢?外头传扬的不喜欢帮助别人呢?

    他都有点怀疑自己打的这个电话是不是那家伙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