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趁早给我滚出去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趁早给我滚出去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最新章节!

    “舅舅,时间会让她自己放弃的,你就没有必要这么担心……”

    “哼,她要是会放弃的性子我至于这么操心?”丛白书吹胡子瞪眼的,想了想,立刻让丛子安从门口将痴痴等待的丛慢慢提溜进来。

    “不管那顾有汜来不来,他不来倒好,正好能让那妮子死心了。”

    “他要是来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的,失了体统。”

    理解丛白书的意思,他们要端着架子才行,丛子安点头。

    “那我去外边叫慢慢进来?”

    从白书对他摆手:“去吧。”

    有些羡慕又有些无奈地去门口找丛慢慢,丛子安却没在外边看到丛慢慢娇小的身影。

    “慢慢。”

    “慢慢……。”

    大声叫了几声她的名字,还是没有人答应,丛子安拿手机准备直接电话联系丛慢慢时。

    “这是……在门口等我呢?”

    这个声音……即便再过十几年、几十年,想必丛子安也无法忘怀。

    他‘刷’的一下抬起头,入目所见梳理的整整齐齐的中年男人可不就是他的父亲陈伟阳。

    “老陈!”丛子安惊喜之余,一下从台阶上跳下来扑进了陈伟阳怀里,简单和他拥抱了一下之后,欢喜的看着他。

    “你竟然也来了,我真的太高兴了!”

    但当他看到陈伟阳脸上宠辱不惊的表情,联想到之前他为了丛家人放弃跟着陈伟阳走的事儿,又有些抱歉。

    “之前的事情,对不……”

    “不说那些了,”陈伟阳皮笑肉不笑的打断了丛子安的话,状若平常的问着丛子安,“你在外边站着做什么,怎么不进去。”

    丛子安看陈伟阳表情平常,就没有想太多。

    “慢慢在外边等人,舅舅看她老不进去,这才让我出来找她。”

    说着,他一拍手掌,丧气道:“我出来又没找到她人,正想给她打个电话先,结果就先看到你。”

    丛子安会心一笑,又忙着用手机联系丛慢慢,却被陈伟阳伸手拦住了。

    “我来的路上有看到丛家的车子,现在才反应过来竟然是慢慢,她离开了你们不知道?”

    来时路上,陈伟阳的确有看到三辆车子陆陆续续从他窗前掠过,认出了是丛家的车牌,陈伟阳当即便安排了一些人跟了上去。

    他也是到了现在才猜出来里面的人是丛慢慢。

    丛子安摇头,“当时她一个人在外边……,诶,不说这些了,我们先进去吧。”

    他立刻就要带着陈伟阳往家里走,陈伟阳也没有拒绝,任由丛子安拽着自己的胳膊往里拉。

    这若是之前,陈伟阳怕是会开心的笑起来,可是现在,在不知道丛子安到底是不是自己儿子的情况下,他做不出先前的亲热态度。

    丛白书明显的听出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可其中根本没有丛慢慢的脚步声,他狐疑的抬头,直接就和陈伟阳四目相对了起来,窥见他眼中的恨意和阴暗,丛白书先是一阵害怕,接着强行稳住心神,坐起身质问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

    陈伟阳不言语,丛子安站出来一步,挡在了陈伟阳面前。

    “舅舅,今天是除夕,你能不能别这么对他。”

    “除夕怎么了,你还知道今天是除夕!”丛白书一看两人那副样子,便知道是丛子安自作主张将人带进来的,气不打一处来。

    “他姓陈的跟我们是一家人吗?他配吗?”

    丛子安脸上神情顿时难看了起来,正好此时刚过七点不久,早先让厨房准备好的饭菜已经都上桌了,佣人们站成一排看着他们三个男人的闹剧。

    “你们都先回去,”丛白书没有声响,丛子安为避免家丑流出去,只好暂时先让其他无关人等离开。

    等佣人都走了,谁都没有想到,三人中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陈伟阳。

    他像是个东道主似的,若无其事问起了从天灵。

    “今天可是除夕,怎么还是不见丛天灵的身影?又出去鬼混了?”最后一句是笑着说出来的。

    “老陈!”

    丛子安喝了他一声,“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这关你什么事情!我们丛家的团圆饭你有什么资格来参加,趁我还没有生气的时候,你趁早给我滚出去!”

    丛白书说着,又皱眉瞄了一眼丛子安,又是叹息又是无奈。

    “还有你也是!我让你带慢慢回来,你怎么拉了个……诶,你给我把他送出去,我不想今年最后一天还见到这个废物。”

    说着,他转身走去餐桌不再看陈伟阳。

    陈伟阳眼里一点寒芒闪动,即便是在丛子安看过来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遮掩,只是一味盯着丛白书远去的背影咬牙。

    “老陈,你的眼神……好吓人。”

    几乎从来没有见过陈伟阳脸上露出这等表情,丛子安发自内心的打了个颤儿,连带着看向陈伟阳的眼神都多了些疏远神情。

    “有吗?”

    陈伟阳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似有若无的笑了笑,摸了摸下巴就略过了这个话题。

    “你看错了。”

    丛子安也没当回事儿,就真让刚才的事情过去了,他反问起陈伟阳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

    看他这样子,似乎真的不拿自己当一家人看待了,即便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真当正面面对时,又是另外一种心境。

    陈伟阳心里很不爽快。

    他没有回答丛子安的问题,接着之前关于丛天灵的行踪又问了一遍。

    丛子安摇头:“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出去忙其他的……”

    “忙?”一点不给面子的嗤笑一声,陈伟阳仰天大笑:“她能忙些什么?又不管公司又没有工作的,她唯一能忙的大概就是辗转在各个男人女人身边了,你现在还装傻呢?”

    “说到底,你是真不知道你妈是个什么脾性,还是装不知道?”

    陈伟阳一语道破丛子安不想承认的事实,丛子安心情立刻变得沉甸甸。

    他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丛天灵就不是个好母亲,更不是个好妻子,但……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妈,我不许你这么诋毁她?”

    诋毁?

    这个词用得……陈伟阳怒火中烧的看着冥顽不灵的丛子安,他甚至在想,自己之前究竟是怎么容忍得了将这样一个执迷不悟的蠢蛋带在身边。

    且他还是个永远记不得自己好的白眼狼。

    白瞎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敦敦教诲!

    “事实胜于雄辩,就你一个傻小子总是觉得有朝一日可以获得她的疼爱,我都不知道是该要说你单纯,还是骂你愚蠢!”

    大发雷霆的陈伟阳也是丛子安不曾见到过的模样,他脸拉下来,喊了一声陈伟阳。

    “爸……”

    陈伟阳火冒三丈,

    忙不迭的打断他后边的话。

    “别那么叫我!”

    怎么了?丛子安没敢问出来,他换了另外一个两人都十分熟悉的称呼。

    “老陈,你今天好奇怪,陌生的都不像你了。”整个丛家和陈伟阳待在一起时间最久的丛子安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异常。

    他眨着一双眼睛不明所以的问着。

    陈伟阳郁闷的对他摆了摆手,“你先让我冷静一下。”

    “那我……先进去等你?”

    “嗯。”

    陈伟阳点头,等丛子安一步三回头的进去餐厅找丛白书时,他立刻调节好呼吸,打了通电话给什么人。

    “我要你们立刻找出从天灵的行踪,不管她在哪里,今晚必须要找到她,不然别想得到你们想要的。”

    “那辆车子给我跟紧了,时刻盯准了上边的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

    “一切等我的指示。”

    “嗯。”

    “这才是你们这种价位的人该做到的程度。”

    “嗯。”

    “预祝我们这次合作愉快。”

    这边的电话结束之后,他又快速联系了A城那边。

    中建刘总做事马马虎虎,但是胜在听话,接电话也快,倒也不会让他抓心挠肝的等很久。

    这次也是不出意外的很快就接了起来。

    “喂,陈总嘿嘿嘿。”

    略显油腻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但此刻听在陈伟阳耳朵里却犹如天籁。

    “老刘啊,”陈伟阳还未说什么,自己就先笑了起来:“准备好了吗?”

    “早就按着你的吩咐准备起来了,今晚上,咱就悄然无声的给顾氏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高高在上看不起其他人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说得好,老刘!”

    陈伟阳在这边可了劲儿的煽风点火,“今晚就看你的了,你要是做得好,明天我就能回A城,到时候咱两合璧,一起制霸A城经济命脉!”

    “好,”刘总的激情彻底被点燃了起来,“你等着,马上就有好消息传来了。”

    “我等你消息。”

    挂电话前,陈伟阳还不忘提醒他。

    “短信联系。”

    ——

    餐厅里。

    “舅舅,你再怎么样,今天晚上可是除夕夜,哪怕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不要这么直白的说他什么行不行?”

    一边为闭眼假寐的丛白书按摩,丛子安一边试图说服丛白书今晚就让陈伟阳留下来。

    “人来都来了,现在又赶走他多不好看,倒不如就留下算了,左右不过只是一顿饭而已……。”

    看丛白书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丛子安只能另辟蹊径。

    “就当是舅舅送我的新年礼物怎么样?”

    丛白书睁开眼睛,冷哼一声:“不要凯迪拉克最新系列跑车了?”

    两项抉择了片刻,即便这选择令丛子安颇有些左右为难,但他还是为了陈伟阳而抛弃了最新款跑车。

    点头,丛子安继续道:“只要舅舅能让我爸今晚留下来吃这顿饭,跑车我就不要了!”

    丛子安心里可是门儿清,这跑车即便不能成为新年的压岁礼物,那就得成为他之后不久的生日礼物。

    而且,就算是丛白书不给买,他去求一求陈伟阳,不也是随随便便就能到手的东西。

    这其实都不至于让他犹犹豫豫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