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表小姐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安全

第二百四十五章 安全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表小姐最新章节!

    王晨还真是有苦说不出来了。

    王家原本是蜀中的土皇帝,这也是因为蜀中四面环山,只有一水南下,在军事上易守难攻,山地很多,除了蜀中,其他地方都非常的贫困,一般的人家根本不愿意入蜀。

    要不也不会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说法了。

    可若是蜀中一下子来了三位皇子,原本偏远无人之处就会变成人人盯着的地方了,王家还怎么可能暗度陈仓,悄悄地发财。

    还真如王晞所说,与其到时候被权贵盯上,割他们家的肉,喝他们家的血,不如早做打算,想办法重新开始。

    可王家都立足蜀中百余年了,就这样一走了之,又心有不甘。

    他迟疑道:“或许立下了太子,再等几年,那边又不一样了。”

    王晞叹气,道:“当断不断,必遭其难。这些年来边关屡屡来犯,清平侯府都已萌生退意,更何况我们家常年和云、贵做生意。若是被当成奸细那就更麻烦了。

    “我寻思着与其继续留在蜀中,不如把蜀中作为一条退路。”

    王晨不是没有想过。

    可王家退到哪里去比较好呢?

    王晞笑道:“去闽粤如何?”

    王晨心中一动。

    王晞笑道:“至少那边气候温和,吃的东西很多。而且通海。”

    本朝锁国已有百余年了。

    什么事都是溢满则亏。

    王晨明白王晞的意思了。

    王晞笑道:“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等祖父来了再和他老人家商量也不迟。我们还卖过南华寺一个大人情呢!”

    有时候,交好庙中的和尚,也是打开局面的一种。

    王晨笑着开玩笑道:“早知如此,就不让出四顾山的地契了。”

    “四顾山的地契都是次要的。”王晞笑道,“只要朝廷有令,什么样的地方没有?”

    王晨点头。

    王晞吩咐陈裕暂且先下去歇了:“梳洗一番,吃点东西,好好地睡一觉再去当差。二公子那边,肯定还有很多事要办。你们要轮流服侍着才是。”

    陈裕给王晞磕了头,道:“小的不敢。二公子那边担心小姐胡思乱想,特意差了我来给小姐报信,还等着我回音呢!”还道,“二公子那边估计还有七、八天要忙。二皇子把五城兵马司的事交给了二公子处置。二公子说让小姐就在这里住着,等京城那边没什么事,他再来接您。”

    他既然这么说,王晞也就没有留他,让人端泡饭给他,打赏了银子,送了他出门。

    可等他一出门,王晨就掩饰不住心里的高兴,望着王晞眼睛都红了,连说了几声“这人就得信命,你看你,干啥啥不行,可随便嫁个人,就能嫁个从龙之臣的”。

    王晞朝着哥哥直翻白眼,道:“什么叫做随便嫁个人?难道这门亲事不是你们同意的吗?原来你们就是随便答应的?”

    如今大事已定,陈珞就算是没有镇国公府的爵位以后仕途也不会太差,王晨说起话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忌惮,见王晞和他胡说八道,他也和她随意地道:“这不是看着你喜欢陈家二公子的样貌,我不得不答应吗?要不然,就凭他家里那么乱,我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你嫁过去!说来说去,你能嫁得好,还是你自己的本事。”

    王晞哈哈大笑。

    引来了一直在后院焦急等候的金氏和常珂。

    大掌柜喜出望外地把能说的事告诉了两人。两人都惊喜连连,双手合十地念着“阿弥陀佛”,也都替王晞高兴。

    金氏问王晨:“要不要看看市面上的铺子房产有什么变动?我们趁机也买些入手?”

    二皇子做了太子,肯定有人起来,肯定也有人倒下。

    倒下的人觉得自己逃过一劫,都会想办法卖了产业换成金子离开京城。

    这也算是商机吧!

    王晨觉得可行,夫妻俩低声说起这件事来。

    常珂毕竟和金氏的出身不同,关心的问题也不一样。她拉了王晞去旁边说话:“二皇子,不是,太子让陈珞去处置五城兵马司,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在五城兵马司任职的也和金吾卫、羽林卫一样,有很多功勋权贵的旁系或者是庶子,都属于那种阎王好说,小鬼难缠的人。况且正如当初皇上在大殿上问的那样,七皇子养在深宫,很少出宫,从来没有掌管过军营,什么时候联系上了五城兵马司,还能指使他们去“救驾”,这其中肯定有文章。

    查出来还不知道要牵扯到多少人?

    若是皇上不在了,太子登基,还可以无所顾忌,查到是谁就是谁。

    但如今皇上还在,还有刺杀大皇子的事糊里糊涂,不明不白地就结了案,陈珞怎么查?

    王晞对陈珞却很有信心,她笑道:“官场上的事你们都不熟悉,就算是再担心也没有用。不如听他的话,好生生地呆在别院里等他来接。他能少管些身边的闲事,也就能多一份心去处理朝堂上的事。我们还是等陈珞过来了再问问他是怎么一回事吧!”

    常珂叹气,但不得不说她的心情还是好了很多。至少有了王晞这层关系,只要温征没有卷到夺嫡之事中去,当然,以温征的精明能干,他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温征的前途都算是保住了。

    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王晞和常珂无忧无虑地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中间还烤了一次烤羊肉,终于等来了陈珞。

    穿着大红色织金狻猊官服,神色冷峻的陈珞可真漂亮!

    王晞觉得陈珞特别适宜穿浓艳的颜色。

    她暗暗地欣赏了一会陈珞的美颜,这才上前给正和王晨说话的陈珞行了礼。

    陈珞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王晞的身上,和她见过礼后,认真地道着“我来接你回城”。

    那炯炯的目光,总让王晞觉得他目有所指似的,不像是来接她回城的,好像是来接她回家的。

    王晞面色微红,急步上了马车。

    进了城,她悄悄撩了帘子朝外望。

    集市上车水马龙,人烟阜盛,热闹得很。完全恢复了从前的喧嚣,半点看不出前几天发生过宫变。

    这就好!

    百姓所依太少,能安居乐业已是太平盛世。

    她回了六条胡同,梳洗一番,站在院子里看着满院子的含苞待放的玉簪花,仿若隔世。

    有人拿了小石子丢她。

    她一抬头,看见了扒在墙头的陈珞。

    王晞不由抿了嘴笑。

    陈珞在墙头问她:“晚膳吃什么?”

    王晞笑道:“大哥没有留你用膳吗?”

    “留了啊!”他从墙头跳了下来,道,“我说我还有事,改日登门拜访。”

    “那你就跑到我这边来了?”王晞笑着问他。

    他隔着衣袖拉了拉王晞的胳膊,示意去院子里葡萄架下说话。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他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

    王晞压根不相信,笑道:“你是想来我这里蹭饭吃吧?我大哥招待你,难道还会缺了你吃的不成?”

    陈珞苦了脸,道:“那倒不至于。可我也不好意思在你们家随便点菜啊!何况大舅兄酒量也太好了一点,我来一次醉一次,太难受了。还是在你厨房里混点吃的比较好。”

    王晞笑个不停,让丫鬟去做几个家常小菜来,还问他:“你忙不忙?你要是不忙,再给你炖个汤。今天刚回来,灶上准备的不充裕,鸡汤还是早上才熬上的,也不知道熬好了没有。”

    她厨房的鸡汤都是提前一天熬,熬到脱骨,只留了鸡汤入菜或者做汤底。

    陈珞坐在葡萄架下,倒着苦水:“现在让我喝杯你们家的白水我都觉得不错。就这几天,我从怀柔卫到城里,来来回回不下七、八趟,就没有热水热饭吃过一顿顺心的。你这个时候给我端上一盘馒头我估计都能全吃完。”

    这倒不夸张。

    王晞这边的白水是加了桑叶熬出来的,清热解毒,馒头用了羊乳,比一般的馒头要更细腻,还带着淡淡的奶味,陈珞很喜欢。

    王晞就让厨房再给陈珞做碗时蔬汤,还叮嘱厨房的:“加点大掌柜刚刚送来的莲藕。”

    陈珞奇道:“这个季节就有莲藕了?”

    “不多!”王晞随陈珞坐下,笑道,“很嫩。榨了汁煮了煮还挺好喝的,细细地剁成蓉了加到汤里也很清爽。”

    吃的东西,陈珞都是随着王晞的。

    王晞就问陈珞五城兵马司的事:“怎么就在庆云伯府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种事的呢?他们好歹也是正三品的武官吧?蠢起来怎么还不如我这个深宅女子呢?”

    陈珞挑眉看了王晞一眼,道:“你也不用拿话激我,我原本就没想瞒着你。除了那些靠荫恩做了都指挥使的,谁会这么傻?当然是因为之前我就和庆云伯府达成了一致,若是皇上抄了庆云伯府,我们就栽赃七皇子逼宫!不然五城兵马司的人怎么那么齐整,五个司都一起往宫里冲啊!

    “二皇子也不会把五城兵马司的人交给我处置了?”

    为什么不用金吾卫的人呢?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在王晞的脑海里,就被王晞按了下去。

    陈珞还真的很聪明。

    庆云伯能指使五城兵马司的人栽赃七皇子,陈珞却不能——一旦二皇子登基,庆云伯府是他的舅家,陈珞却是他的臣子。他想不起这回事来是一回事,若是想起来了,还不得防着陈珞栽赃他啊!

    陈珞性子有些跋扈,王晞之前总有些担心他。

    他现在能想到这一点,她就没什么可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