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最好的我们(全集) > 第31章 理直气壮(1)

第31章 理直气壮(1)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最好的我们(全集)最新章节!

    (No.162 — No.167)

    No.162

    余淮走进教室的时候,我还坐在β身边听她轻声讲话。β轻声讲话是千载难逢的奇景,她的大嗓门下曾经没有一丝秘密的影子。

    也许平凡如我们,拥有的第一个秘密,就叫作喜欢。

    等教室里充满了嗡嗡嗡的讲话声时,徐延亮背着大书包出现在我面前。我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因为徐延亮说自己假性近视看不清黑板,他现在已经被张平往前调了两排,坐在β身边。

    “假性近视个屁,还不是为了坐到β身边去。”

    以上是简单对此事一针见血的评价。简单一直坚信徐延亮对β有种难以言说的好感——我想破头也不明白那好感来源于哪里,是被《鲁冰花》感动了吗?

    我给徐延亮让位,回到自己的座位。余淮已经戴上耳机在听英语听力了,我们也就省略了互相问好的过程。我从书包里翻出数学书,把最后一点点关于指数函数的内容看完,开始攻克对数函数的部分,也就是昨天张峰驾着马车把我狂甩下的那一段路程。他们晚上停车休息,我追着车辙死命往前赶。

    至于那些我听不大懂也记不过来的张峰的板书,我都偷偷用相机照了下来,所以需要的时候就能用相机预览功能把板书都调出来放大了看。

    幸亏我每天都带着相机。本来只能存四百多张照片,眼看着就要满了,我却没有借口去找我爸要钱买新的存储卡。眼下看着张峰的板书,我忽然觉得上帝敞开了一扇窗。

    我忽然感觉到,余淮有段时间在用奇怪的目光看我。

    可我硬着头皮没有抬头,集中注意力继续在纸上推导那些在他看来扫一眼就可以理解的定理。

    我曾经完全无法招架余淮的这种眼神——课堂小测时,他先我好几页写完后放下笔无意中投来的一瞥,或者张峰准备拎人上黑板前做题时我缩脖子低头时他笑弯了的眼睛……没有恶意,一丁点儿都没有。

    甚至他可能都没意识到他看了我。

    可我无法招架,为这一眼,本能地给自己的窘迫披上一层徒劳的伪装。我也不是多虚荣的人,如果对方不是余淮,我是不是也可以对自己的笨拙坦然一点点?

    我不知道。

    然而,今天我把这件蠢事坚持下来了。我觉得一切都有些不一样了。

    No.163

    第一堂就是张平的物理课,我从斜后方悄悄观察着β。她背挺得笔直,两只眼睛像灯泡一样发出骇人的光芒,热切地盯着张平。

    张平似乎对β今天的学习状态非常满意,还特朴实地朝β笑了笑。

    这个傻帽儿,β像头要捕食的母狮子,他还以为自己逗猫呢。

    我有点儿忐忑,又有点儿羡慕她。她突然就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师,虽然这也一样是个不能对别人讲的秘密,但她让一切都显得明媚而坦荡。

    然而,β的美梦破碎于张平转身在黑板上写弹性公式的那一瞬间——先是徐延亮扑哧笑出声,然后会意的笑声就如弹簧的耸动一般,从教室后面一路传递到前方。

    只有余淮正在低头看笔记,完全没有关注教室里的骚动。我本想推推他,让他瞟一眼张平,刚抬起胳膊肘,看到他专注的侧脸,又轻轻放下了。

    张平的米色风衣上,沾上了一双黑色的女式长筒袜。

    张平在前排同学混乱的哄笑声中明白过来,背过手去拂了几把,仗着讲台的遮掩,将袜子胡乱地塞进风衣的口袋。

    “静电,静电,”张平红着脸嘿嘿笑了两声,“电能电势电磁学,咱们高二就要学习了,哈,高二就要学了,哈。”

    “老师,您这么提前就开始做教具了啊,真敬业。”

    徐延亮一句话让教室里的哄笑升级,他自己也很得意,反正他和张平没大没小惯了。

    反正张平有女朋友,大家早就知道了。

    反正徐延亮沉浸在大家崇拜的目光中,丝毫没有发现,β阴森森的目光已经把他活剐了好几遍。

    No.164

    下课铃打响的时候,张平正倚着讲台跟我们闲扯物理学史。

    “反正这才叫治学,我是很崇拜德国的这几位科学家的,你们要是骨子里有他们一半的认真和严谨啊,什么难题都不在话下。行了,就到这里,下课。”

    “其实我好像也有点儿德国血统,我记得我妈跟我提过,”我听见徐延亮对β吹牛,“你别不信。”

    “我信,” β阴阳怪气地拿起水杯走出教室,“一看就知道你小时候肯定被黑背咬过。”

    背后的简单轻声笑起来,徐延亮懵懂地看着β的背影消失在教室后门,转过头问:“我怎么惹她了?”

    我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几个在隔壁组瞎扯,余光一直关注着余淮。下课铃一打响,他就重新戴上了耳机,对着一本破破烂烂的笔记钻研得入神。

    他以前说过,他戴上耳机就没法儿专心,从来不在自习的时候听音乐,所以现在的样子让我觉得奇怪。

    “喂,昨天你就直接把值日推给我,好意思吗?”

    余淮没听见,头也没抬,我有点儿尴尬。

    “他最近紧张着呢,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他们马上就要参赛了。”

    朱瑶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来了,看看余淮又看看我,眼镜耷拉在鼻梁上,像个老裁缝。

    期中考试后,她对余淮的英语资讯百般推诿,但仍能很自然地转过头问余淮各种数学题。余淮颇有微词,但也都耐心解答了,只是最近两天不怎么爱搭理人,朱瑶的脸色很不好看。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主动来和我们攀谈。

    “怪不得,我问他问题,他常常听不见。”

    说完,我就在内心骂自己贱。竞赛的事儿还是昨天朱瑶跟我说的呢,我在这儿替余淮瞎解释什么啊。

    何况,他用得着我解释吗?想到这里,我有点儿泛酸。

    “当然听不见,啧啧,多专注啊,人家这些牛人的世界,我可不懂。”朱瑶的语气不是很好听。

    “你也是我心里的牛人啊,”我礼貌地笑,“你成绩也很好。”

    “得了吧,”朱瑶翻了个白眼,嘴角一撇,“我哪能和他们……”

    朱瑶话没说完,余淮就摘下了耳机,看向我:“怎么了,你跟我说话?”

    “你在听什么?你自习的时候不是不听歌吗?”

    余淮刚要回答我的问题就顿住了,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朱瑶。

    朱瑶脸上挂着一丝微妙的笑容,丝毫没有退出聊天的意思。这种多管闲事的样子,在她身上实在很罕见。

    “你可得记得我们啊,”朱瑶笑嘻嘻地冲着余淮说,“保送清华了也记得江东父老等着你扶持呢!”

    余淮皱皱眉头。

    哈哈谦虚着说“我可保送不了清华”自然不是余淮的风格,他外表随和,但从不会灭自家威风;但傻子都看得出他这次备战的确紧张,平时的“猖狂”全都收敛起来了。

    朱瑶那个德行让我噌地冒出一股火。

    最烦成绩好的人恶意哭穷。余淮没这臭毛病,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貌似吹捧,看笑话的期待却从每个字眼里咕嘟咕嘟往外冒。

    “你自己说过高一的人去参加这个竞赛,除非是天才,否则结果基本上都是‘谢谢参与’,保送北大、清华的概率很低,何必非要给人增加心理压力。”我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回敬她。

    朱瑶爱在余淮他们面前自我贬低,不代表对我这种小角色也客气。听了我的话,她眼皮子一翻,变本加厉地回过来:

    “我说的那是别人,余淮是一般人吗?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天才?保送是正常的,保送不了才是重大失误呢。”朱瑶扶了扶眼镜,轻笑一声,“耿耿,我可真没看出来,你俩同桌一场,你怎么都不盼着他点儿好啊。”

    我气得牙痒痒,可是想不出什么有力的回击。

    余淮忽然笑了,轻轻地用笔敲着桌子,直视朱瑶。

    “你说得对,我的确有可能保送清华,保送不了,我也能自己考上,不过是早两年晚两年的问题,没关系。”

    他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反倒让朱瑶收起了那一脸尖酸的笑容。

    “倒是你,”余淮用最平常的语气说道,“我从没把你当对手,也不大喜欢你,看样子你也不大喜欢我,彼此心知肚明,你以后还是不要跟我讲话了。”

    No.165

    直到张峰夹着讲义走上台开始讲对数函数,我仍然没缓过来。

    朱瑶坐得直直地在听讲——她以前和余淮是一类人,每节课都是他们的自习课,然而现在她在听讲,后背绷得像一张弓,隔着校服我都能想象出那种僵直感。

    “你……”我也不知道应该说点儿啥。

    “啊?”余淮从那本破烂的秘籍中抬头,懵懂地转过来看我。

    看着那双干净的眼睛,我一时语塞。

    如果是我,刚刚也许会被朱瑶气得半死,却不得不给对方面子,只能一边吐血一边在背后和好友把她骂个够,第二天照样忍着不舒服和她不咸不淡地相处下去。

    虽然这样的相处本质上毫无意义,可我就是不敢闹翻,说不上到底在怕什么。

    我记得我妈说过,占理的人反击后还要检讨和忐忑,这算什么世道。

    可惜,这个世道就是会委屈我这样的“占理的人”。